www.27111.com深情如你两相思小说TXT全文免费读书

烈日当空。 沈莫离端端正正的跪在晴柔院外面的地上。
汗水顺着他的脸颊不断地落下,头也被晒的有点昏昏沉沉的,身体快到了巅峰,然而是在坚实的强撑着。

深情如你两相思

第7章 人心易变,人情凉薄

 “楚烨,你说咋样?你竟信我要对柳依柔下毒手?我这些样子,仍可以怎么对他下毒手?”

 沈莫离眼里的悲痛和愤怒是那么的显眼,她挣扎着爬起来,已然无法站起来,但是勉强还可以坐着,她张开满是血污的嘴巴,指着自己一身的鞭伤:“楚烨,你的眼睛实在瞎了呢?看不到我这些样子,根本就没可能对柳依柔这样一个优良的人下什么样毒手吗?”

 看到沈莫离白色的里衣已经成为了革命,破碎的布料上条条血痕,显明是被鞭打过,他的眉头微微皱了瞬间,像是有一根针,在往他心的最深处扎!

 然则,这样的痛感转弹指即逝。

 随即,就被恶意厌恶所湮没。

 “贱妇,休要狡辩!你沈莫离不是名为武功超群,柔儿但是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孩子,你又怎没有伤她的力量?”

 “烨……”柳依柔“虚弱”的唤了楚烨一声。

 楚烨登时低下头,紧张的问:“柔儿,啥地方疼?”

 “柔儿不疼,只是……刚刚小产,柔儿觉得有些……累……”话音刚落,她就软软的昏迷在了楚烨的怀里。

 楚烨忙抱着他,风一般的消灭在了沈莫离的视线里。

 望着这远去的背影,沈莫离的心一点一点的沉了下来,像是要沉到最暗黑冰冷的地方去!

 十年痴恋,换到的是他因而外农妇对她憎恶、憎恨、残忍、狠毒,她沈莫离那个年流过的汗液和血泪,变成了最冰冷讽刺的捉弄!

 原来人心易变,人情凉薄,她那么执著守护着的,那么真心的渴望着的,但是是她一个人的美梦!

 “哈,哈哈哈~”心中的悲愤不可能纾解,沈莫离反倒是笑了起来,那么空洞,那么悲凉,那么干净……

 无人再理会沈莫离,她就那么躺在脏污的地面上,受伤过重,再好的肉身也扛不住,很快就提倡了胃痛,将她烧的迷迷糊糊的,做起了乱七八糟的梦。

 全都是噩梦,梦见大爷被柳依柔的二伯柳岸城出卖,遭烈国的阵容围困,重伤不敌,跌入万丈深渊……

 又梦见自己身处战场,耳边尽是刀尖碰撞的声息,鼻端只有浓烈的血腥味!眼前残肢断臂纷飞,下一场他最好厌恶的血雨!

 还梦见楚烨与柳依柔入了新房,他们浓情蜜意,喝过了合卺酒,系过了同心结,然后宽衣解带,雪白的肌体交缠到了一道……

 她不怕死,但怕疼,怕孤独,怕绝望,怕此生无所依,却终究,变成了这大千世界最可悲的人。

 于这样的悲痛中,她存了死心。

 却被一盆冰冷的水浇醒!

 沈莫离不得不睁开沉重的眼帘,模糊的视野里有一个熟悉的轮廓,只是一个概况,她就了解前边人是楚烨。

 她内心一喜,用力的垂死挣扎着抓住了楚烨的衣角:“烨,你回去了,我就知晓您早晚会回到的,你心中依然有自己的对不对?我是你的阿离,与您共同长大的阿离啊,烨!”

第8章 我痴恋你十年,你却对我赶尽杀绝

 楚烨的手里提着剑,他是再次回到惩罚沈莫离的,可不知怎的,“阿离”几个字竟又让他的心微微刺痛了弹指间,这使得她并从未应声将沈莫离甩开。

 “沈莫离这个人,心如蛇蝎,阴险狡诈,最善臆想人心,她来说,皆不可信!”

 耳边,仿佛又响起柳依柔的温言柔语。

 楚烨的心又变得冷硬起来,他爱的人是柳依柔,一心一意爱着他、辛辛苦苦替他筹谋的柔儿,而沈莫离,伤了柔儿。

 愤怒和憎恨湮没了他的理智,他抬起脚,毫不留情的将沈莫离踹开了。

 沈莫离本就快到了极限,被楚烨这一踹,肢体直接滚到了墙角,“噗”的吐出一口血来!

 “沈莫离,你可知罪?”冷漠的声音从楚烨的唇间溢出。

 沈莫离忽然冷笑了一声,倔强回道:“我,没罪!”

 楚烨被她的神态激怒,追步上前,一把揪住了沈莫离的毛发,看着她这张非常惨白的脸:“如故不肯认罪?那我倒要看看,你还可以嘴硬多长时间!”

 他将沈莫离扔在了地上,手起剑落,沈莫离闷哼了两声,双手的手腕处,血流如注……这是,被生生的挑断了手脉!

 未来,这手,就再无法拿起长剑,上阵杀敌,保家卫国了啊!

www.27111.com, “烨,你当真对我,如此决定!”沈莫离凉凉的笑了起来:“此剑名为长情,乃是我用冰仑山的玄铁亲手为您铸造的,你却为了一个柳依柔,不惜挑断我的手筋,楚烨,我竟不知,十年痴恋,换到的却是你对我的赶尽杀绝!

 你不爱我,便与我说个引人注目,我历来高傲,君休,我便弃,自不会纠缠于您!又许是果真如柳依柔所言,我沈莫离于你楚烨而言,可是是一枚棋子,你使用自家,利用沈家,从无权无势的皇子变成了羽翼丰满的权威烨王,便,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假使,楚烨,这便是自身沈莫离瞎了双眼,不该爱上你!你已经废了本人,一个残疾人,再无能做将军,更不配做你的妃嫔,你……杀了自己啊!”

 沈莫离深深地,深深地的看了楚烨一会儿,唇角勾起一抹无比媚惑的笑:“楚烨,你不就是……嫌我沈莫离的……存在,碍了您热爱的……柔儿登上正妃……正妃之位的路啊?这您就……就杀了自我……”

 她能感到到,自己身下,亦有雅量的血液涌出。

 这将来得及被确诊的儿童,就要离他而去了吧?

 她已经快撑不下去了,假若这一生注定悲情,死在他的手里,也好。

 眼见沈莫离闭上了眼睛,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楚烨竟又觉得手里的剑,无比沉重。

 她说,这剑,叫长情?是她亲手给她铸造的?

 是叫长情没错,可这剑,显明是柳依柔给他铸造的,她竟敢冒认?

 果然心机深沉!

 “沈莫离,你想死?哼!死,未免也太有利你了!你害的柔儿身子受损,害死了本王的长子,本王定会让您付出最惨痛的代价,你不是还有一个骠骑营吗?这个人闻讯本王将您关起来了,心急如焚,竟不知死活的将本王的王府围起来了,你说,本王该不该去父皇面前,参他们谋逆?”

 “楚烨,不要!”沈莫离又睁开了眼睛,肢体不停的颤抖:“这是自个儿和你之间的事,不要牵连他们!”

第9章 人的心,竟得以这么冷血!

 她是名将,她手头的兵将都是他身为兄弟的家人,他们跟随她大胆,血染黄沙,能活着从战场上回来,已是万幸,她怎么还是可以连累他们?

 谋逆之罪,一旦落实,当灭九族!

 “这就乖乖的交待,去给柔儿道歉!”楚烨掐住了沈莫离的短处,不知为何,稍稍松了一口气。

 “我……”沈莫离张了下嘴巴,只吐出一个字,就眼前一黑,再无发现……

 等他再度醒来,已然是第三日的夜间。

 她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地牢了,而是躺在扫雪院的屋子里,只是这五回,还有一个正在打瞌睡的小丫鬟守着他。

 屋子里弥漫着一股金浓郁的药味儿。

 是楚烨将他送到这里来的吗?还给他治伤?

 可她的心,已然痛到麻痹,已然冷了。

 “咳咳!”沈莫离假咳了两声,这小丫鬟被惊醒了,赶紧来到塌前:“王妃,您醒了,想不想喝水?奴婢去给您倒?”

 “不急,”沈莫离摇了下面,她的咽喉是很干哑,但她更尊敬另一件事:“我问您,我的子女……”

 “王妃,孩子……没了。”

 果然……

 沈莫离忍着莫大的心疼,又问。“这将烨王府围起来这么些人……咋样了?”

 “王妃,您说的是你手下这么些兵将吗?”

 小丫鬟的神气稍稍慌,没等沈莫离答话,又进而道:“这么些人……大部分人都早就回城外兵营了,就只有林……林将军……”

 “林四哥怎么了?”沈莫离猛的坐了起来,因动作幅度太大,扯动她身上多处伤口,疼的钻心,又无力地倒了回到。

 “王妃,您……您也别太悲哀了,林将军的……死,其实是个意外,当时她拿剑指着王爷,侧妃娘娘以为他是真的要行刺王爷,才下令让弓箭手放箭的……”

 沈莫离的心,刹那间衰败,全身的血流都变得冰冷,所以,她就是兄长的林越,骠骑营的首先猛将,没有死在沙场上,却在小雪繁华的上首都里被乱箭射死?!

 “林表弟,是自个儿沈莫离对不住你!”沈莫离的肉眼徒然变得火红,林越死了,她不信这是想拿到!定是柳依柔的阴谋,定是楚烨的冷血纵容!

 这一个男人,他毁了许他的诺言,她得以不怨!

 他娶了她的杀父仇人之女,父仇与他无关,她也得以不怨!

 他不信他,将他折磨成重伤扔进地牢,任由着柳依柔欺辱她,灌她喝下绝子汤,亲手断了他的手筋,她还足以不怨!

 横竖是他沈莫离爱错了人,她认!

 可他们杀死了他的子女!

 他们竟还要了林越的命?!

 林越,才二十有七,家有老母,尚未娶妻,端的是一腔热血报国心,为护理南宋的落实立下过无数汗马功劳,却死的那么惨,死的那么不值!

 沈莫离的眼底淬满了恨,她犹如忘记了和睦的全身鳞伤,跌跌撞撞,踉踉跄跄的冲出了那一个院子,去找楚烨算账!

 她最终,是在柳依柔住的水榭阁找到楚烨的。

 “烨,你真坏……”娇媚的响动像无情的刀子,生生的往沈莫离的心上捅,厅堂里,珍馐美味摆了满桌,柳依柔就坐在楚烨的腿上,享受着楚烨亲手喂她吃饭,看着这浓情蜜蜜的一幕,沈莫离只以为最好的……恶心!

 她木头桩子一般站在那边,终将对楚烨的满腔爱恋变成了蚀骨的愤恨!

《深情如您两相思》未完待续……

在【华华小说】这一个微丨信丨公丨众丨号回复:深情如您两相思,即可阅读全书章节。

读好书,爱生活。阅读越可以,喜欢这本书的读者,欢迎留言互动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