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佛就是学做人

二零一六年1五月,我的《念佛小丛书》(三卷》出版了,《学佛就是学做人》是中间之一,那也是自我的第27本书。

在那本书的面前有一篇《自序》,谈了自己对佛的体味,还有写这一本书的原因,小说不长,抄录如下:

我跟着常熟辛庄范大姨念佛已有十多少个春秋,她是圣堂寺念佛堂的创始人。我从初期的被动念佛,到后天尤为怀想佛了,也许那就是一个觉醒的历程。一般人对佛有几分迷惑,甚至以为深不可测。事实上并不是那样的,伊斯兰教给我们做人的道理也是痛不欲生形象,贴近民心的。佛是美的活着,一花一社会风气,一叶一释迦牟尼佛,这样的境地是何许的称心如意啊。

我始终觉得,念佛仅仅念照旧不够的,必须行动起来。这一个行动包罗行走、行事、行善,还有言行等重重方面。而对此自己那么些写小编来说,应该用文字把自己对佛的会心一点点记述下来。或许我的文字不起眼,不是宏大的火把,只是一根小小的火柴,那也好啊,一根火柴也能照亮一个角落。于是,我引用佛语写成那本小书——《学佛就是学做人》,以我的胆识写那样一本书是稍微勉为其难的,好在佛说的话句句有理,它是永远的真理,而自己只是揭示了自我的某些清醒,或者说是一点想法而已。我想,那一个世界即便没有阿弥陀佛,将会是如何的荒凉与寂寞呢?

学佛就是学做人,所以要赏心悦目地学佛,好好地做人!

2015年6月3日于阳澄湖

机械制造 1

王慧骐先生又为自身写了一篇小说《写书人小蒋》,发布在《扬子晚报》多家报刊,而且她也为晴谷写了一篇小说《有一个妙龄叫晴谷》,此文公布在《姑苏日报》等多家报刊上。扳指一算,那是他为自身写的第8篇文章了(含《有一个妙龄叫晴谷》)。那是保养的王慧骐先生来阳澄湖采风(上述两篇小说都收入《学佛就是学做人》那本书里)。

《写书人小蒋》

小蒋生在江南乡下,少时家境不佳。18岁,四叔送他去应征,舟桥旅,很苦的那种,在西藏芜湖。人老实,五年也就当到个班长。脱了军装又反过来了。因在阵容写过几篇信息报导,乡里让她去当了一段文书。殊料小蒋性耿直,也不知说了点吗得罪了镇长,不要她干了。那之后去一家个体集团当先生,又遭人欺负;再后来便跟着颇厚道的大舅比干,替他煞是厂子跑供销。整日里挎着个大而土的包,人造革的,风里来雨里去,一干十几年。

也就在那时候,他迷上了翻阅,挣了点钱不舍得吃用,全让他送书店去了。一个奇迹的火候会合当地晚报的一位副刊编辑,多人谈得投机,回去后突然就有了编写的扼腕。按那位编辑说的,专写自己经历过和了然的东西。而那个已经读过的书,一本本也就跳到了她前头,给了他重重灵感和开导。比如,读许地山的《落花生》,他写了篇《亲亲蚕豆》;读英帝国女诗人Peter·梅尔的《山居岁月》,他弄了篇《何人来农村》;赵朴初先生的《东正教常识问答》他翻了三遍,居然就有了《佛拜》、《心香》。如此那般的,从那一个他挚爱的书里接到了营养,也加码了大脑。自己认为多少意思的稿子,他大着胆投给了当地的几家报纸,还真都像念了咒似的,“芝麻开门——全发了”,那让小蒋高兴得要死,见人都一脸乐。再往后,“胃口”也日趋大了,当发到近百篇的时候,他居然想到了出书。幸运的是,真还就冲击了妃子。市文联的一位官员出了劲地帮他,不仅为她写序,还替她筹划出版等一应事宜。32岁那年春上,他捧回了一摞印着团结大名的处女作,书名唤作《梦里水乡》。这和颜悦色劲不亚于爱妻给她生了个儿子。有了第一,也就会有第二第三第四。小蒋对创作的痴迷,恰似搭上了一辆高铁,有刹不住的痛感。早早晚晚的,要么捧一部书在读,要么趴在总括机上捣鼓那一个尘封于回忆中的诗情画意。一趟苦差回到家,同行们不是上饭店就是泡舞厅,而小蒋接纳的轻松与放松,是在键盘上敲个一两千字的小文。天长日久的,写作成了他生活中离不开的精神伴侣。

小蒋人生得粗黑,外形上不讨便宜。有四回到一家有些规模的商号了然同盟的也许,接待她的工程师,先是让他站着说话。小蒋恭敬地递上名片,那人瞅都没瞅;过一会,小蒋从肩上黑挎包里拿出两本自己的书来,那工程师一愣,连问是您写的?眼里尽是怀疑。待翻到内页瞧见小编照片,那才有点信了,赶紧端了椅子,叫人泡上茶来。那样的事过后又遇上过三遍,小蒋因而觉着写书那活自己或者做对了,世界如此大,终归照旧有人认文字这张脸的。

十几年的沟沟坎坎,一个个地全跨过来了。厂子被他一天天做大,从几百万翻到了几千万。而写的书也陆陆续续出版了二十多本。光听听那一个书名:《我的渭塘》、《在稻田里唱情歌》、《那时风月》、《莲花船》……就通晓她的爱是什么的如丝如缕。我初识小蒋的时候他才30转运,这一晃,已是偶见银丝的半百之人。他那大学毕了业的幼子,在外场摔打了几年,近期已一身豪气地接他班来了。

那天,在她洒满阳光的厂子门前,一脸憨厚的小蒋朝我快活地笑着:那以后自己就专心做个江南水乡的写书人了。

(原载二零一五年二月11日《姑苏早报》,二〇一五年十月18日《扬子早报》,2015年12期《华夏族时刊》)

《有一个少年叫晴谷》

湘东有好多雅观而财大气粗的乡镇,他从小生长的不得了地点叫渭塘。一听那名字就通晓有水,是的,那里是阳澄湖万顷碧波流经的八字宝地。

他的养父母也都在这片水域长大,故而得此处天地间灵动开阔之气。

爹爹在26岁那年生的他,给他命名:晴谷,几辈人大致而仔细的愿望全投放在了那名字上,诚望那孩子平生晴朗明媚,赢五谷丰登。

那孩子记事未来,从父母那时候得到的不只是唯有的爱,越来越多是关于决定、发奋以及积善行德的润物无声。憨厚的四叔分外刻苦,从一个到处奔走的供销员到后来友好办厂当COO,一步步把公司往强里做;更难得的是,没能读到大学的生父完全凭我努力写出了一本又一本的书。姑姑不但聪明干练,在一家商家做到了副总;而且有一副杀身成仁的慈善,为当地的慈善事业做了许多名不见经传的贡献。

并不曾什么样刻意的构建,就好似那阳澄湖里随地可知的芦苇与水草,那风、阳光、空气,一切是那么自然地给了这几个生命以最好的生长背景。在老人家身边渐渐长大成人的晴谷,饱含青春的体内释放出诸多令人手舞足蹈的情操:诚实、善良、勤苦、温和、谦逊、通达……

他在省城一所大学读完了四年本科,而后去一家外资集团干了两年,学到了有些进取的管住措施。那之后便再次来到出生之地——子承父业,将三叔打下的一片江山进一步去巩固和拓展。大学里学的机械创设与自动化专业,被最大限度地派上了用场。两年多在四伯言传身教的支援下,那么些刚满26岁的可喜少年,对团结公司的生育、营销与治本已然是成竹在胸,见过了重重大世面。

办厂之余他还饶有兴致地研读了一批凝聚着前人智慧的经文著述。一部影响了中华几多名流博士、切磋善恶标准和天数真相的《了凡四训》(系生于沈阳吴江的南齐人袁了凡先生教育后代所作的家训),他非但找来原文逐段品诵揣摩,更将今人净空法师所著的讲记读本买下近百册,分送师友同道。

得空时他还随母去隔壁的念佛堂潜心悟道,并把自己对佛教精义的一些参悟,以更为通俗的语言讲给那些信奉阿弥陀佛却不识字的伯公外祖母们听,使她们肯定水准地了然了命数的原因,对必然到来的往生不再存有恐惧心思。

活着中她是一个专门精通感恩的人,哪怕遭遇的只是一对非亲非故主要的闲事——有五回,他去一个地点购买机器上的机件,突然下起了中雨,有一个店里的姑姑给了他一把伞,为那事他尤其在微信上很虔诚地表明了心里的那份感恩。

在这物欲甚嚣尘上的年代,有一个如此的豆蔻年华向您走来,想你会同我同样,生出满满的欣慰和挚爱。(原载二〇一五年二月8日《姑苏早报》,二〇一五年2月28日《兖州早报》,二〇一五年12期《夏族时刊》)

机械制造 2

《学佛就是学做人》选摘

《心灵的解脱》

佛曰:活在外人的掌声中,是不堪考验的。 

齐云山智宗法师送我一本他写的书《云在晴空水在瓶》,细品这几个书名,真是意蕴卓绝,暗示一种心灵的解脱与自由,告诉大家所谓的名与利,只不过是旧闻。

大家尘世里的庸人,追求的名利大多,其实不外乎两样东西,一是名,二是利,削尖了脑部都想争名夺利,拿一点一线的玩意供养菩萨,也好想让其余人知道,好像别人不了解就花了冤枉钱似的。

人,都爱不释手听到别人的掌声,以此博得思想上某种知足。

眼疾手快的解脱,也许最好的法子,就是出家去,但大家是俗人,大家做不到,再多大家念佛后得以接近一点点而已。

想起了余秀华的诗:

要是自己死了,一首歌还在转圈,借使我还是能听到。

机械制造,哎呀,如若死了,也麻烦摆脱。

《智慧》

佛曰:人生的率先件事,应是追求智慧 。

自身那一个强调这一句佛语。年轻时自我觉着有文化的人,就是有聪明的人,总觉得知识就是力量。现在步入中年过后,便多了某些经历,多了几许考虑。是的,知识可以告诉大家很多事物,但固然你有所一定富厚的学识,你就肯定是一个有灵性的人啊?一定是一个满载爱心的人吗?

若想做一个有聪明的人,那就临近佛吧。因为佛就是人命,就是智慧。

星云法师说,面对人生,要坚强,如同皮球,越用力拍,它跳得越高;为人,要能上能下,能大能小,能进能退,能有能无,能富能穷。

那说的就是人生最好的灵性。

《有一颗满足的心》

佛曰:财富并不是因为拥有许多,而是务求的很少。

马斯喀特净土竺法喜寺定本法师一顶帐子用了所有30年,一只放衣裳的木箱,是薪火相传的,用了整个80多年,据讲那只木箱是她二姨这儿的嫁妆,那么些都是自我亲眼所见。我还见到她吃完饭,用舌头将碗底一点点舔绝望。

定本法师对我说,从前僧人若是看见外人的剩饭碗是要吃干净的,倘诺洗碗池里有多余的米粒,也要收集起来重新做成米饭是,让僧人吃,向来没有浪费过一粒米饭。

我们真该向定本法师好好学习。

有一颗满意的心,吃饭不肯定要山珍海味,睡觉不必然要红木大床,人与人之间也休想你争我夺,徒生质疑。

一个满意的人,尽管吃苦咸菜,也能吃出甘甜的馥郁来。

《学佛是温馨的人心交代》

佛曰:学佛是和谐的良心交代,而不是做给外人看的。

稍微人不学佛,吃大鱼大肉,小日子也过得很滋润,而略带人信佛,小日子却过得不太顺,于是就有人就可疑信佛究竟好不好?

我的回复是学佛肯定好。就像我的老婆,对自家父母比自己还要好,我有兄弟四个,四弟兄弟经济条件差些,爱妻便对本身说,家里供给出钱的事就大家来啊,别让她们为难了。

内人这么的程度,都是念佛得到的。

《调伏好大家的心》

佛曰:调伏好我们的心,使大家不变色,不沉闷。

活在那些喧嚣的世界上,总有经历一些烦恼事,比如半夜里有电话纷扰,推销什么什么样的,即使放在在此从前,我会没好气地对她们说,你吃饱饭撑的?现在本人学佛了,知道那样就是说不对的,因为每个缘都是一个恩赐,许五人却把它当做挫折、侵凌,其实不管好缘、坏缘,都能给我们一个醒来的空子。我在电话的那头,他在对讲机的那头,与他好言相说,又没损失什么,何必恶语相向呢?

因此要调伏,调伏就是功夫,不断礼佛、拜忏、诵经,都含着调伏的意思。如何才能不变色,不沉闷?只有少计较,少妄想,多念阿弥陀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