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里的梦机械制造

机械制造 1

【青春】冬季里的梦(24)

夜,寂然无声。

门,吱呀一声。

易阳从睡梦中惊醒过来,揉揉眼睛一看,发现是方蕾的亲娘。

“三姨,几点钟了?”

“孩子,现在是黎明先生四点。倒霉意思,困扰您的瞌睡了。”大妈轻手轻脚地从卧室里走出,顺手把卧室门关上,怕惊醒自己的闺女,她打开电灯说,“我要给男女他爸接三遍屎尿后去扫街,八点钟左右才能回到,怕她拉在床上。”

“大姑,让我来帮您吗!”易阳坐了起来,边忙着穿衣裳边说。

“孩子,很臭很脏的,把自己的头用棉被蒙住吧。”三姨边把接屎尿的塑料盆子塞到方四伯的屁股底上边对易阳说,“别起来,天冷,还早着吧!还睡一会儿呢!你睡得晚,不比自己,我七点多一点就睡了…”

“三姑,依然让自身来照料她吧。”易阳很快地穿好了衣裳,下了床。

“好吧!孩子,就麻烦您了。”二姨看他站在温馨的身边很执着的金科玉律,“那我就洗漱去了,谢谢您!小易。”

“二姑,你去呢!”易阳站在床边,瞧着方蕾的阿爸说,“岳丈,你只要解完了,就给自己说一声,我好给你清洁身子一下。”

“好的,孩子,真难为您了。”

方蕾的生父不行感动,边说边流出了眼泪。

“叔伯,您哪个地方不痛快啊?”易阳用床头的一条干毛巾擦掉了她脸上的泪珠问。

“没有,孩子。谢谢你!”

“不用谢!”易阳把毛巾搭在炕头的木板上,“我原先给您说过,我照顾过自己的阿爸,很有经历,您就放心啊。”

“我很放心你…”方三叔被什么东西噎住了,用感激的眼力望着她,过了片刻随着说,“孩子,我一度拉完了。”

易阳拿着卫生纸,轻轻地揭示棉被,给他擦干净屁股后,把接屎尿的盆子端了出来,放在地面上,然后给他盖好被子。

易阳端着屎尿去了卫生间,大姨正在梳着头发。

“大姨,五伯拉完了。”

“孩子,让自家来冲洗啊!”三姑从卫生间里退了出来,望着她说。

“大妈,我曾经端在手上了,如故让自家冲洗干净盆子吧!”

易阳把屎尿盆子清洁干净后放回原地(床底下的塑料袋里)。他动用小姑梳妆的光阴,飞速地用自来水洗漱完成。

“三姑,我去帮你扫街吧。”易阳从卫生间出来,脸上还挂着水泡,面带微笑地看着正在梳理的妈妈说。

“不!使不得!孩子,你就寝呢,二姑是不会让你去的。”方蕾的阿妈轻声而坚持不渝地说。

“我在学堂里,每一日起床早,就是想跑步操练肢体。您就让我扫街陶冶身体吧!我现在也睡不着了。”

方蕾的阿妈不禁易阳的高频须要,同意他紧接着她一头去扫街。

她给易阳拿出一件旧衣裳让他穿上,以免把她的服装弄脏。

易阳本想让方蕾跟自己一头去的,突然想起她前晚睡得很迟,不忍心干扰她的睡眠。

凌晨四点半左右,易阳拖着垃圾运输小车,带着干净工具,跟着姑姑踏着路灯光来到了清洁卫生义务区,是一条内街。双向两车道,车道的左右两边是便道。人行道上各立着两排路灯,远望就如互相相衔接的两条金色的线。

易阳再抬头望了望天空,蔚黑色的天幕中群星灿烂,一弯月儿挂在远处。

大厦的下面,雾气较浓,路灯发出橘紫色的光。

精心一看,灯光下的便道上极个其余垃圾堆隐约可知,但双向车道上看起来很彻底的。二姑告诉她,车道上的干净工作是特意清理废物的清洁车清扫的,他们俩即使把人行道及其邻近车道的两边清洁干净就可以了。

夜,依然沉寂。偶尔也会有老鼠从垃圾桶里窜出来,见到人,立马一溜烟地逃走了。

易阳学着小姑扫地的姿态认真清扫起来。两米多厚的便道,两人成“一”字型摆开清扫着。扫帚与本地上“唰、唰”的摩擦声打破了冬夜的冷静。这些大大小小的铺面前,种种电子广告牌自顾自地闪烁着,就像夜晚的孤寂与孤寒与它们非亲非故。

不一会儿,易阳感觉浑身发热,把温馨随身的衣衫解开了。心想自己不应当穿那样多衣裳的。扫地需求的不只是体力,还要有耐力。

“孩子,把衣裳脱下来吧!别出汗后弄头疼了…”大姨关心地说,“我带来了一个绝望的塑料袋,把衣裳装起来。”

小姨边说边给他拿来了一个很大的塑料袋。

易阳脱下衣裳,放进塑料袋里,继续清扫。他感觉自己比晨跑更有意义和心绪,体会到了清新工作的坚苦;越发体会到了方蕾一家三口生活的正确性;体会到了温馨能为外人做一点可见的事而感到的引以自豪与欢快…

天,微微地睁开它朦胧的眼;东方的启明星还亮着,群星和弯月已丢失;街边的路灯变得更加黯淡;而车道、树木、人行道、建筑物…变得越发清晰起来;陆陆续续的车辆从头现出,人也逐渐越来越多,把从前冷静无声的街市逐渐地变得红火起来。

易阳和二姨很快地扫完了一边的走道,初阶扫雪另一面。

下午六点半左右,忽见一位短发女人朝他们那边跑了回复。

“易阳,你起床后为什么不叫自己一声?”方蕾跑到他的身边,气喘吁吁,嘴喷着浓浓白烟。

“你今儿早上快转钟了才睡,我怎么忍心打扰您?”易阳边扫街边笑着望了他一眼说。

“妈,让自己来和易阳手拉手扫。您回家吧!”方蕾走到小姑的身边,一把拿走他手中的扫帚说。

“好吧!看你那孩子,衣服穿得那般少,着凉了如何是好?!”方蕾的慈母责怪她说,“今后夜晚别睡得太晚了…”

“妈,我精通了。”

方蕾的亲娘返家了。

天已经亮开了,路灯熄灭。

易阳在方蕾的陪同下,干劲十足,扫地互相拼比起来。

八点钟左右,他们俩把全路卫生权利区都清理彻底了。几人有说有笑地走在返家的旅途。

“方蕾,请您把我的衣物抱着。”易阳看见一家卖粮油的店,把衣服塞进他的手中,走了进来。

“易阳,你要干嘛?”方蕾接过衣裳抱着,“这个家里都有…”

“要过年了,多准备一点,没提到的。”易阳边说边固执地搬了一袋五十斤重的白米和一大桶花生油,付了钱。

方蕾知道他的牛气,只能傻傻地望着他。

“方蕾,走呀!”易阳一肩扛着糯米,一手提着油,满脸笑容地说,“你家的钱省着点,治二叔的病是一场持久战…”

“易阳,你真是我们家的大恩人啊…”跟在她后边走的方蕾感动得流出了眼泪。

“我在此之前不是给你说过吧?大家俩是互相协理!…”他边走边协商。

易阳和方蕾边走边谈,不一会儿来到了她的家里。

方蕾的爹娘见易阳又是买米又是买油的,心里一下子很难接受,说怎么也不容许,非得要给易阳付钱不可。最终在易阳的耐性劝说下,才接受了她的一番爱心。

易阳的善良与人道,宛若那初春十二月里的一缕阳光,温暖了方蕾一家人;他那颗朴实驯顺的心,如同一泓清澈的泉眼,明净甘美,滋润着每个人的心田…

(2)

肖宇晚上终于睡着后,一觉醒来时已是中午七点过,神速起床穿衣。他发现雷丽还睡得很香,于是偷偷摸摸地去了洗漱间。待洗漱落成后,在今儿早上写诗的纸上给她写了留言,然后离开了宿舍。

没多长时间,雷丽醒了。她用手揉了揉眼睛,感觉天旋地转沉沉的。望了望四周,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宿舍里空无一人,顿感卓殊震惊。立即翻身起来,看见自己身着西裤,蓦地想起今儿早上和肖宇在协同的情况。

“肖宇…”穿上马夹的他,轻轻地喊了几声。

没人回应,她认为他在盥洗室。

有时候瞧见书桌上有张写着字迹的纸条,伸手拿起来一看,是一首诗。她当即精通了是肖宇写的。读着读着,她的脸庞渐渐流露红晕,眼睛眨了眨,似有泪水闪烁。这透明的泪里,是惊喜,更是打动。她擦了擦眼睛,却忽地捂着嘴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那美貌一笑里,是温暖如春,是甜蜜蜜,更是幸福。纸条上的杂文披露着她幼蒙的心尖,她读了三回又四次,爱不释手。再看她给自己的留言,才了解她已外出给他买早餐了…

雷丽拿着挎包去了洗漱兼卫生间。

洗漱完结,刚把床铺收拾整洁,肖宇提着早餐快步走了进去。

“姐,感觉好点了啊?”他望着他笑笑。

“好多了。”她有点不佳意思地瞅着他问,“我今早喝醉了,没有在你的前面出洋相吧?”

“哦!没…没有。今后要么少喝一点酒为好。”说话间,肖宇的脸蓦地红了四起,他想起了雷丽醉酒后在出租车上给协调的尤其吻。

“哦!…”雷丽见他的脸弹指间红了,猛地感到温馨的脸也热烘烘的。她想,是不是本人做了怎么不应该做的事?依然说了不妥的话?

“快一些吃早餐呢!别凉了!”肖宇把早餐递到她手中,笑着说,“我还要去赶火车啊!”

“哦!好的。谢谢您,肖宇!”雷丽端着水饺疾速地大口吃,“时间还来得及吗?”

“你日渐吃,别噎着了。”肖宇望着他很难堪的吃相,忍不住笑着说,“时间还早,才八点过一刻,离上车时间还有一个多钟头。”

“时间只可以提前。”雷丽狼吞虎咽,“我送您去火车站…”

“姐,若是你有事,就绝不送我了…”

“我前天有空,送你去火车站好了。”

“这好啊!一个人呆在女孩子宿舍里,挺无聊的,去外边看看也好…”肖宇点头。雷丽寒假不回家,肖宇并不精晓,更不知她在寒假里做了一份家教工作。

雷丽吃完早饭,与肖宇一同离开了学堂,乘坐出租车去了火车站。

“肖宇,到家后给姐打个电话。”在出租车里,雷丽靠着他的肩膀说。

“好的。”肖宇右手牢牢地握着他的左侧说,“寒假时光不长,一晃就过去了。”

“哎!人生也是千篇一律,一晃就像二十个春秋了。人越长大,感觉身上的下压力越大…”雷丽把头移开了他的双肩,叹了一口气后随即问,“肖宇,你在沐日里有咋样安顿?”

“和老人欢度冬至节,感受一下家的美满气氛;与高中同学聚会,谈谈各自的博士活;给亲戚朋友们拜年,来一个联合祝福…”肖宇滔滔不竭地说着,望了瞬间雷丽,发现她心理低沉,没有吭声,反过来问,“你好像有难言之隐。你在寒假里有怎么样打算啊?”

“我准备自学阿尔巴尼亚语,争取在高等学校四年里考过立陶宛语四级和六级…”

“哦!佩服,有抱负。”肖宇甩手他的手说,“那自己也力争得到电脑二级资格证书。”肖宇被他的读书精神所感染,也给协调定下目的。

她们互相之间交谈着,不知不觉就到了火车站。

“姐,你快回啊!别耽误你学习罗马尼亚语的时间了。”下车后,肖宇对雷丽说后转头又对出租车司机道,“师傅,麻烦你把她带回母校吧,来,钱给您。”

“那好啊!祝你顺遂!”

“谢谢!拜拜!”肖宇给的哥付钱后对雷丽招手说。

“拜!”雷丽在出租车里依依不舍地向肖宇挥了挥手。

肖宇有些黯然地瞧着出租车载着雷丽拂袖离开,直到看不见了,他才拖着行李箱进了候车室…

(3)

在一道向南行驶的那辆火车上,李华和任珍几人正兴趣盎然地聊着天。

“李华,你们家乡过新年有怎么着习俗习惯?你给自身说说嘛。”任珍边嗑瓜子边问。

他想预先驾驭一下状态,知晓一些老实,免得自己身在他乡冒犯旁人,把美好的新春佳节氛围搞砸了。作为一个硕士,要了解一些至少的社会交往知识,是很必要的。

“大家家乡过新春的乡规民约习惯可多着呢。在冬至节之夜,全家人坐在一起边看中秋节联欢晚会边吃点心,等到转钟迎接新年,那叫‘守岁’…”

“这和大家家乡东京(Tokyo)的习俗习惯大概。”任珍接过话说。

“现在不比原先,人口流动性大,有的北方人在南部生活着,也有南方人在西部生活着。那样一来,各地的风俗习惯互相渗透,再增进电视、电影、书刊、报刊、杂志、网络等渠道的传遍,南北的风俗习惯在有的家园里开头融合起来了。”

“你解析得有道理!大家家现在大年三十夜也包饺子吃,那在自身童年是平素不的事…”

“祭灶节里,贴春联和窗花、挂年画、请财神、祭神祭祖、放鞭炮…现在举国各地基本上都冒出了。”

他俩就这么兴致盎然地聊着,直到次日凌晨某些多,便再也熬不住了,早先倾斜的打起瞌睡来。

西晋一大早醒来的任珍,发现自己的背靠着李华的胸腔,而李华则背靠着车窗望着报纸。

“对不起!把您压痛了吗!”一时羞怯怯的任珍歉疚地说。

“没关系!”满面春风的李华放下报纸,站起身来看着他说,“ 我只是想上厕所…”

“哈!把你憋坏了吗!”

李华微笑着拿着洗漱用品去了更衣室。

车厢里的热空气,把车窗玻璃镀上了一层薄薄的雾。抬眼望去,一大半人还在睡梦中,东倒西歪的,各类分裂的睡姿,一张张脸庞展示翻山越岭的慵懒;车厢内很坦然,能清楚地听到车轮与铁轨合奏的很有点子而又单调的鸣曲,偶尔也会听到对面驶来的火车呼啸而过发出的气流摩擦声与朗朗声…

任珍拿出纸巾擦了擦车窗玻璃,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渐渐地映入他的眼皮。她加快了擦玻璃的动作,边瞧边擦,嘴里不停地发出惊叫声。

粉妆玉砌的冰雪世界朝列车前边一路奔跑着,大地银装素裹,一派喜人的北国风光。任珍忽地纪念了毛主席的那首《沁园春·雪》中的诗句: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前后,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妙啊!真不愧是千古绝唱!

“任珍,快去洗漱吧!现在卫生间没有人,等会儿人就多了…”李华望着他朝车窗外发呆的背影说。

“李华,你来瞧,真是太壮观了!那跑动着的郊野和山岗,多像‘山舞银蛇,原驰蜡象’一句中描绘的那样啊。”任珍转过身来,瞅着他感动地说。

“哦!真是纯美!洁白如玉…”李华拿着洗漱用品弯腰侧头瞅了一瞅,“等您到了自己的故里后,那凛冽、霜降纷飞的景点,让您欣赏过够,尽情玩过够…”

“那真是太好了!令人向往呢。”任珍春风得意地笑着说。

快乐替代了旅途疲惫的任珍,深感不虚此行。她拿着洗漱用品去了更衣室。

(4)

午餐后,方蕾和易阳乘坐公交车去了高校。

休假里,高校的卫生工作同样要做。方蕾想检查一下自己义务范围内的清爽情形,彻底地清理一下女人宿舍楼的清新。

他在易阳的帮助下,一个时辰左右就把宿舍楼的清洁清理得一尘不到。

今后,方蕾和易阳又乘坐公交车来到了市xx新华书店里 。

走进书店,一股悠悠的书墨香扑鼻而来。里面空间宽绰且干净卫生,寂静安适,只听得见翻动书页的动静和偶发性低低的说话声。一眼望去,整齐的书架上各样书种类齐全,琳琅满目,令人序列。

书店里的人不少,大部分是放假后的学生,也有三姨或大伯带着儿女来此看书买书的。

方蕾陪着易阳来到了“科学类”的书架旁。一会儿后,他找到了一本AutoCAD初级电脑绘图的书,大概地翻看了一下,拿着书和方蕾一起去收银台付了钱。

易阳内心知道,假设在高等高校四年里,在学好自己专业的还要,兼把AutoCAD学会了,今后在找工作时就多了增选的后路,并且对自己现在所学的专业知识也有很大的扶植。那么些道理都是她从施晔那儿听来的。

此软件的绘图知识不仅可以用在机械创制公司,也足以用在家电创立集团、建筑、电气、桥梁等的平面设计和立体设计上,择业的范围格外广阔。他看见方蕾利用课余时间努力学习财务会计专业知识,被她的那种勤政精神所感染,他也下定狠心要多了解一门技术。

方蕾知道他在自学AutoCAD后,由衷地为他感到洋洋得意。这注明了她是个有积极进取心的男孩,而升高是人生的要务。她曾在书中看过一句话:凡真正的强者,或许不必然是事业上的成功者,但其必然有一颗引人注目标进取之心。

易阳拿着书和方蕾走出了书店,几人愉悦地乘坐公交车回去了方蕾的家庭…

人生,是一个进程;生命,是两遍历练。

人,总是会在种种经历中成长,在经历中明白一些道理,从而一步步地走向成熟。

【青春】秋季里的梦(2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