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设备川藏线上每一步都有一个说不完的故事

机械设备 1

二郎山隧道

9月25日(第3天)          5:20–18:00        成都–雅江         
437公里

路过:广元    二郎山隧道      泸定      康定      新都桥

早起驶过“川西咽喉”铜川,进入川藏318线,穿过二郎山隧道,短暂停留,回顾当年早就唱响全中国的《歌唱二郎山》,那是一首歌唱修筑入藏公路官兵的战歌。

“二呀二郎山,高呀么高万丈”,唱出了芸芸众生对二郎山的炙手可热,也唱出了跨过河流通往山外世界的热望。在如此不方便的原则下,解放军第十八军的官兵们用了4年时间,穿着单薄的冬衣,身上捆绑着绳索吊在山梁,一个人扶着錾子,一个人挥着铁锤,除了那些概括的工具外,再没有其余机械设备,修通了一个个隧道,修通了长达2000英里的川藏公路,同时也提交了4963名士兵就义的代价。50多年过去了,川藏路不断改造修缮,从砂石路改建为柏油路,不可胜道的车与人在那条路上经过,成百上千吨的货物从那条路上连绵不断地运进藏区。

据此,当大家行驶在那条路上,不由自主的均等也会暴发敬畏之情。美好的漫天,都要提交先前的极力。

川藏线上各样地点都有一个故事。它是一个画廊,美轮美奂;它是一首歌,悠远流长。

相距二郎山隧道到达泸定,1935年我国工农红军曾在此“飞夺泸定桥、强渡喀什噶尔河”从而使该地得以有名。

机械设备 2

泸定桥

距离一座桥,进入一个城,一座跑马山,名扬五洲四海,一首小情歌,醉了天下人,那里就是康定,听说入夜后那一弯康定的月球会让您的梦迷失方向。

机械设备 3

康定

怎敢逗留,马不解鞍的赶到“素描家的西方”新都桥。已经是第一遍经过新都桥了,早春时节,那里是如诗如画的深居简出。因为时间有限,只好带着遗憾继续提升。

机械设备 4

新都桥

9月26日(第4天)          5:50–18:00        雅江–芒康         
398公里

途径:卡子拉山      尼玛贡神山      理塘        毛垭草地     
姐妹湖    巴塘      宗拉山

机械设备 5

山路十八弯

天还未亮,赶在太阳出升前大家早就行驶在路上,绕着盘山路,起先只好靠车灯激起前方,渐渐的抵达了山上,回望山下已然过了十八弯。

前些天海拔4668米,位于尼玛贡神山上,天空纯净的蓝,已经高反的自我也忍不住下车想离那天更近一点。

机械设备 6

尼玛贡神山

机械设备 7

理塘

上苍中洁白的仙鹤啊,请将你的膀子借我;

本人不往远处去飞,转到理塘就回。

赶到理塘,不得不涉及仓央嘉措

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是吉林历届达赖中最富传奇色彩的人物,在她短短生平中,留下了重重小说,除了有关宗教、经文的外,当以《仓央嘉措情歌》最为资深。《仓央嘉措情歌》在海南民间流传很广,大概不言而喻,妇孺皆知。这么些随想,独树一帜,出色流畅,极富艺术魅力。

一个修行的和尚,念佛的喇嘛,藏传东正教至尊无上的达赖喇嘛,为啥写下凄美无助、哀怨缠绵的情诗呢?那位长江六世达赖喇嘛的终生究竟有何经验?

让大家查阅尘埃落定的野史,走近那位神秘的达赖喇嘛······

1683年(藏历水猪年)十二月十三日,仓央嘉措诞生在藏北门隅一个家常农户。据传,当她光顾时,天上七天同升,黄柱照耀,一派祥瑞。此星象,在12世纪藏传秘典《神鬼遗教》中预知为“莲花生转世”。不过,哪个人也一贯不预料,那么些“莲花生转世”,日后变为藏传东正教六世达赖的男婴,莫测的厄运伴会随她的百年。

仓央嘉措生活的一时,正值湖南法政、宗教斗争风云突变的多事之秋。五世达赖在蒙古和硕特部固始汗的支撑下得到宗教、政治上的优势,获得清王朝册封。五世达赖坐化时,他培育的亲信弟子桑结嘉措担任第巴(藏王)。第巴·桑结嘉措为了继承行使五世达赖的显要掌管格鲁宗教事务,独揽多瑙河政治权力,乃“伪言达赖入定,居高阁不见人,凡事传达赖之命以行”,对五世达赖的物化密不发丧,隐瞒十五年之久。

1696年(清康熙大帝三十五年),清圣祖王在蒙古亲征准噶尔叛乱时,从俘虏的口中才查出五世达赖早已驾鹤归西,即降旨问罪桑结嘉措。桑结嘉措不得不将五世达赖死亡的实际情形禀告朝廷,并摸索转世灵童。

公元1697年(藏历火兔年)七月二十三日,年近15岁的仓央嘉措迎至布达拉宫,举办了坐床仪式。与常见状态下,转世灵童在五、六岁就已坐床成为活佛,接受教育的情状例外,仓央嘉措以15岁的“高龄”,才起来作为一位法王的就学和生存。

14岁在此之前的仓央嘉措,生活在一个民风朴实,靠山傍水的村落,家中世代信奉宁玛派(红教)东正教。与达赖所属的格鲁派(黄教)宗教严禁僧侣接近女性、结婚成家差别,红教并不禁止僧徒娶妻生子,过普通世俗生活。

幼时和少年时期的仓央嘉措在民间已经形成了随便而空灵的秉性,向往无拘无束的生活。他自小天资聪慧,言行异人,8岁习字,11岁作诗,是一个远近出名的神童。

坐床布达拉宫从前,在家门山南门隅,仓央嘉措的活着中已有一位青梅竹马的意中人,叫名叫桑洁卓玛。卓玛,自小随老人从康区理塘,迁居山西门隅。那位出自理塘的丫头,能歌善舞,聪明美丽,纯洁善良。她与仓央嘉措俩小无猜,终日相守,恩爱至深。耕作放牧之余,仓央嘉措向她呤诵山南民间诗谣,卓玛则用百灵般的歌喉,唱起她的本土——康区美丽的理塘草原牧歌。在藏南赏心悦目的村子,他俩相依相伴,象一对轻易的鸟儿,相爱地活着,每个小日子都那么甜蜜。

一天,一行威武严肃的差人来到村里,仓央嘉措还一向不来得及和卓玛告别,就被迎接五世达赖转世灵童的人群带走。远远的征途上,无论卓玛奔跑、呼喊,看见的都只是仓央嘉措分路扬镳的细微背影,直到整个的风尘将那行人群遮盖的消散。。。。。。

从此以后,一个在邃远山南,一个在深切禁宫。天涯相隔,难舍深情。

仓央嘉措,突然间远离美观的本土,远离亲爱的人,骤然端坐黄教首脑高位,面对幽幽酥油灯,沉沉的佛经书,面对身边年老高僧极其严苛的教规须求。这些名义上的福建最高统治者,内心是抑郁苦闷的。

机械设备,高墙深宫中的仓央嘉措,日常记挂民间平凡而多彩的普通人生活,他深情思恋心中那位来自理塘草原的美妙情人。他在诗中回忆道:我与幼女会面,湖南门隅村里,鹦鹉知晓千情,千万不要泄密。

冬去春来,光阴如梭。转眼间,仓央嘉措已在布达拉宫度过六年读经修行的光景。六世达赖,在内心深处依旧向往家乡明媚的阳光,如故思量他赏心悦目的卓玛。缅怀,在仓央嘉措和桑洁卓玛的内心,就像盘根措节的长青藤蔓,伴随了她们一切六年。

1703年,藏历水羊年的青春犹如兆示更加早,红山上雨夹雪还没完全消融,初冬的风就染绿了布达拉宫下的唐柳。依据四川地点传统,每逢羊年,三大湖之一的纳木湖,要敞开圣门迎接众神前来会聚。届时,僧俗各界,不分男女老少都要前往纳木湖朝圣转经。人们或步行,或骑马,赶着牛羊,转湖朝圣,祈盼祛邪消灾,人畜兴旺。

1703年的羊年,纳木湖朝圣活动极度庄敬,因为,在纳木湖畔,由红教大活佛尼玛扎主持修建的恰如寺将进行落成典礼。五世达赖圆寂后,藏王第巴·桑杰嘉措不甘受制于人,有意与红教联合,以打击外来势力。红教恰如寺达成典礼,是桑杰嘉措与红教接触的空子。于是,藏王桑杰嘉措授意仓央嘉措,前往纳木湖参加恰如寺达成典礼。

羊年8月,仓央嘉措及其随行,越过念青唐古拉山,来到纳木湖畔。久居深宫的他,极目远眺望不到边的纳木湖,宽阔辽远的湖面闪着幽蓝的光。涛声中,层层波浪翻雪卷玉,惊涛拍岸。春天的纳木湖畔,是一个光景如画的原生态牧场,雪白的羊群就像片片飞舞的云彩,远处的牧羊姑娘好似行走在云间的仙子。

陪伴纳木湖阵阵涛声,年轻的达赖讲经宏法,赐名恰如寺“吾坚佛寺”。

时而,临近七夕。在快要再次来到汉中前一个爽朗的秋夜,仓央嘉措微服便装,走出恰如寺,独自漫步纳木湖畔。金黄的园月,从湖边东山顶缓缓上涨。月下,湖波耀金,水光接天。借着银白的月光,仓央嘉措踏着绵软的岸沙前行。静谧中,湖畔天涯处隐隐传来轻轻铜玲声。逐步,一小队驮帮迎面而来。驮队中,一个身骑白牦牛,头戴银饰盘的常青妇女,非常醒目。当第一立时见那女生头前的纯银饰盘时,仓央嘉措就认定:眼前那孙女来自她朋友的诞生地——康区理塘。因为,从小青梅竹马,一块长大的卓玛,平日爱唱一首康巴灵魂乐,仓央嘉措清楚地记得里面有这么两句词:“我虽不是康定人,康定装饰自己通晓,康定装饰要自我说:红丝发辫头上抛;我虽不是理塘人,理塘装饰自己精晓,理塘装饰要我说:大小银盘头上套”。

就在仓央嘉措即将和那位戴银首饰,骑白牦牛的巾帼擦肩而过时,女人不检点间扭头轻拉飘逸的水袖时,月辉下,五人四目相对:

“卓玛!”,

“嘉措!”

呵,苍天有眼。仓央嘉措和桑洁卓玛,那对互相相亲相爱的朋友,意外而幸福地会合在纳木湖畔美观的早晨。此时,纳木湖东山头上银白的月亮正清辉四泻,那样园满······

仓央嘉措和卓玛那对恋人,在纳木湖意外相遇。惊喜中,互相诉说了个别六年来的生存备受。仓央嘉措离开故乡的第二年,日喀则地区突发了一场瘟疫。当地喇嘛认定,卓玛一家是外来的妖怪。于是,全家遍地逃散。卓玛逃至临沧,投靠远房亲属。隐姓埋名,支持亲戚经营八角街的黄屋茶庄。后来,卓玛经多方打探,家里人都已逃往康区理塘。卓玛这一次来纳木湖朝圣转经,在将要重返河池时,与意外仓央嘉措相逢。

呵,美观多情的纳木湖作证,四个相爱的爱侣,紧紧相依,隅隅低语,诉说——别后的情思,分离的忧伤,深宫内院的约束,生活的风风雨雨。。。。。。直到湖面东方渐渐呈现出白光。

带着相逢的欢畅,那对情人依依不舍地告别,先后离开纳木湖,双双回来张家界。从此,在仓央嘉措和卓玛眼里的来宾城,天变得那样的蓝,树变得那么的绿,风变得那么的柔。布达拉宫的高墙,难阻相爱的心。每当夜幕低垂,月上东山,仓央嘉措就微服变装,走出香甜布达拉宫,迎着晚风的轻吻,来到八角街的深处。。。。。。

达赖所属的格鲁派藏传佛教严禁僧徒结婚成家、接近妇女。作为格鲁派的最高领袖,达赖自然必须遵循那一个教规。那个清规戒律与仓央嘉措崇尚自由、渴望爱情的心是什么地不相容啊,他在一首诗中反映了那种心灵的垂死挣扎与徘徊:“我观修行喇嘛的脸,不能在心尖显现;没观情人的姿容,却在内心明朗地映见。我到喇嘛跟前,请求把机关引导。无奈心儿难收,跑到对象那边”。

大刀阔斧的条件中,他同卓玛的过往是极度困难的。他在诗中写道:“聪明的门卫狗儿,莫要说自己行踪,别说我薄暮出外,别说我黎明(英文名:lí míng)才归”“入夜去会情人,破晓立夏纷飞。足迹印到雪上,哪有机密可保”。森森的布达拉宫,始终是仓央嘉措和卓玛那对仇敌心中的阴影。残忍现实中,仓央嘉措对他和卓玛爱情的喜剧性结局,就像有所预言:“凛凛草上霜,飕飕寒风起。鲜花与蜜蜂,怎能不分离?”

1704年(藏历木猴年)春日,一个下雪的中午,急促的敲门声惊醒睡梦中的仓央嘉措。来人是她手头的小喇嘛,告诉仓央嘉措:布达拉宫护法的铁棒喇嘛早就注意到她和卓玛的来回。明早,铁棒喇嘛顺着仓央嘉措从卓玛处归来的脚印,追踪到八角街,卓玛被抓,生死未卜。听到这里,仓央嘉措连忙推门而出,迎着散乱的立冬,向八角街奔去。

当仓央嘉措来到卓玛住处时,只见房门洞开,空无一人。地上,血迹斑斑。守门的老阿妈含泪告诉她,卓玛被铁棒喇嘛活活打死,遗体已运往理塘。听到这里,仓央嘉措霎时口吐鲜血,昏倒在冰冷的雪原上。

卓玛的死,在仓央嘉措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忧伤。理塘,这么些仓央嘉措没有插足的地方,成了他心灵深处最愁肠的地名。

1705年(藏历木鸡年),蒙古和硕特部的拉藏汗,与藏王第巴·桑结嘉措间暴发了战争,藏军小败。第巴·桑结嘉措被处死。事变暴发后,拉藏汗向康熙大帝告诉第巴·桑杰嘉措“谋反”事件,并奏称:由桑杰嘉措所拥立的六世达赖仓央嘉措不守清规,是假达赖,请予“废立”。爱新觉罗·玄烨决定废止六世达赖,并将仓央嘉措经西藏押解巴黎。

藏历火狗年(1706年),又一个飘着清明的春季,仓央嘉措身着绛红袈裟,清秀、颀长的身影,最后一回面世在布达拉宫的大门口。他默默想起凝望:苍凉的布达拉宫,如同要被寂寂的白雪掩埋。呵,那是她生活了九年的地方,那是服用他年轻和期望的地点。百感交集中,仓央嘉措踏上了“解送”东京的悠长长途……

距离阳泉城,大寒初停。仓央嘉措一行向湖南动向而去。穿过广阔的羊八井,沿着念青唐古拉山雪水流淌的涓涓细流,仓央嘉措又来到她与卓玛重逢的纳木湖畔。那时,湖畔东山顶上,正升起苍白的月球。仓央嘉措的前方又发泄出卓玛温柔的真容。冷月依旧,世易时移。泪花,迷蒙了仓央嘉措的眼睛。

月下,念青唐古拉雪峰象一根孤独玉柱。纳木湖面,升起一圆圆的迷茫的白雾,似乎诉说着一个夏季的童话。

那时候,执行押解蒙兵,向仓央嘉措递上一个斟满酒的木碗。善良的仓央嘉措浑然不知,在这一个童话般的地点,一个污染、毒辣阴谋正向她袭来:为了破除黄教影响,拉藏汗决定置六世达赖于死地。

二十三岁的仓央嘉措饮下毒酒后,倒在纳木湖岸,七窍流血。一双不瞑的眼睛,看着纯洁的纳木措水,那样深情、迷茫。呵,东山顶上的明月可曾知晓,在荡漾过她年轻心绪湖面上,最终浮显在仓央嘉措眼前的是何许?

仓央嘉措死后,作为政治努力的胜利者,蒙古和硕特部拉藏汗,于1707年另立了一位第六世达赖喇嘛。但是,黑龙江各阶层僧俗群众,对拉藏汗擅自决定达赖喇嘛废立的做法坚决反对,他们百折不回仓央嘉措是的确的六世达赖,并寻找他的转世灵童。由于仓央嘉措临死时,是被押解废黜的带罪之人,不能预示自己的转世灵童。人们在这位六世达赖遗物中,发现了她生前写下的末段一首诗:

皎洁的仙鹤啊,

请把双翅借给我.

不飞遥远的地点,

只到理塘就回。

那是一首情歌。新疆三大寺的道人们从那首绝笔诗里获取了启迪:既然是“只到理塘就回”,于是,就到康巴地区理塘寻找仓央嘉措的转世灵童。结果,找到了一个叫做格桑嘉措的孩童,并肯定为六世达赖的转世灵童,这就是藏传伊斯兰教七世达赖。(以上故事摘自互联网)

机械设备 8

告别理塘,我们法拉利在毛垭草原旁的公路上,那草原上的光影,让您是或不是想起WINDOWS桌面上屏保图片。

机械设备 9

姐妹湖

过了草地又进来山间,姊妹湖就在318公路的一旁,多少个湖泊连在一起,如同姊妹一样牢牢相连,安静地躺在湖水山脚下,像是睡着的两位仙女。湖水碧绿,湖面如镜,海子山倒影在湖水里面,甚是美丽,远远望去,八个湖泊被湛蓝的天空和灿烂的太阳照耀得闪闪发光,犹如天堂掉下的两颗绿宝石。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