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杀鸡

文|鹞鹰同学

    莫莱愣住了。

  这不就是原先她在CG图上来看过的一个恐怖角色吧?

  骨制的面具,绷带缠在面具的右角,血色的农场打败套在这么些粗壮魁梧的身子上。这么些集合了好多少人对恐怖的知情的角色,一手提着一只银色的捕兽夹,另一手握着一根不知道是何等制成的泛着骨色光泽的棒状武器。

  阴惨惨的脸面从破碎的骨质面具边缘漏出一角。

  这么些夹子屠夫的嘴,一向咧到了耳根,唇角像是被切断开用胶水粘住凝固在脸上两边。

  莫莱不住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夹子屠夫像是察觉到何以似地,往前探身了一步,手中的骨质武器被高高举起,像是蓄力就要砸到莫莱身在的芦蒿丛里。

  莫莱紧张地瞪大双目,泪水不受控制地从眼眶中渗析出来。

  “轰隆——”

  夹子屠夫一个全力而灵活地扭身,神速偏向声源处跑去。

  莫莱不通晓这是咋样动静,可是他能隐隐觉察到夹子屠夫的愤怒。

  不远处的血衣大佬冲她招手,她会意赶紧跟上。

  血衣大佬矮身蹲在一台损坏的电机面前,莫莱跟在他身后,观察他修了一阵子马达,也谨慎地凑上前,尝试着去触摸电机。

  电机起始爆发“库嚓嚓”的声响,齿轮的碾磨,履带的蠕动,还有一股若有似无的机油的鼻息。莫莱感觉温馨看似置身在一间古老的机房——周围是排布紧致严密的一部分巨型机械设备。

  莫莱紧张地瞪着电动机的齿轮,惶恐地将装有的机件准确地归位。

  电机起先暴发雷鸣的噪声。

  莫莱被吓了一跳,手指尖不小心遭逢了一个本不该触碰到的零件。

  “砰”的一声巨响,电机又过来到刚刚这种相比较轻声的呼啸。

  血衣大佬撒手抓着电动机修理的手,飞快以后急退而去。

机械设备,  莫莱感到大事不妙,然则因为恐怖,双腿发软,动弹不得。

  巨大沉重的喘息声越来越近,越来越沉重,越来越鼓噪着莫莱的耳膜。

  莫莱终于被恐怖推搡着往前尽力奔跑了几下,只是——

  莫莱感觉到后背被极力而迅疾地刺穿了。

  鲜血不受控制地感染了她的行头。

  血腥的味道和背部越来越浓稠的疼痛感让莫莱奔跑的步子越来越沉重。

  直到他看到了前方倚靠在一个汽油罐子附近的破碎的木板,她倍感到了一线生机——

  她拼尽全力地往板子的样子跑去,直到手指终于触碰到板子,屠夫的吐息也将要窜进她的后颈——她快捷而执著地翻下了板子。

  “砰哒”一声,木板稳稳地扣在了屠夫头顶。

  屠夫被砸到后,眩晕在原地。

  莫莱趁着这么些空子,往晦暗的边角躲去。

  疼痛让莫莱忍不住发出低声的控制的喘息,鲜血从血管里无所畏惧地流淌出来,浸没她身底的这片阴沉沉的分布芦蒿的泥地里面……

  莫莱感觉自己,即将死于——流血过多!

  活了这22年,第一次感受到了死亡胁制的莫莱,疼痛地闭上了眼睛,静静等待死亡的光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