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左黑水边疆行

——北疆边界自驾游记东进篇之四

(文/永新    图/建成  并生  兰兰)


(续前)

狗熊岛上东方第一观望哨

南开荒(三江平原)

24日早晨3点多醒来天已大亮。我想想也对,这里离抚远县的乌苏镇——也就是大公鸡尖尖嘴巴的地点一度不远了,这里是每一日早晨在神州大地上最早见到阳光升起的地点。

非凡整洁的萝北县城

今天计划先直接来到乌苏镇的东极广场,然后再回去抚远县城住宿,总行程约442海里。

经过一个不有名的古城堡

萝北县城即使不在江边但辖区挨着刚果河,也是个海港城市。驶出萝北才发现这也是个不小的县城。经过名山收费站又当了三回冤大头后,大家初叶进入辽阔的三江平原。

荒漠的三江平原

三江平原是额尔齐斯河、桂江和长江在长江省东北部形成的冲积平原。这里地域辽阔,土地肥沃,水资源充沛,是我国高油玉米和珍珠米的主产地。

往日交大荒前日南开仓

从前,这里是沼泽遍地,渺无人迹,荆棘丛生,走兽栖息。从前课本里描述"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的北大荒指的就是这一带。1947年,在党的感召下一批荣复军官首先进入这恒古荒原开始了南开荒的开发,1953年从朝鲜战场退回的一对退伍军官也插足了开销的枪杆子。1958年,时任铁道兵司令兼农垦参谋长的王震指导10万复员军官来到这里,哈工大荒始发进入大规模开发时代。而后陆续有约几十万知识青年、科技人员和革命干部,响应党和国家的召唤,怀着保卫边疆、建设边疆的豪情壮志来到此地。他们爬冰卧雪,排干沼泽,开垦荒地,建立了广大国营农场和军垦农场,为国家生产了大气的食粮,把过去荒凉的“复旦荒”,建设成为了漂亮丰厚的“复旦仓”,成为我国机械化程度最高,商品率最高的商品粮生产基地。1968年用作战备需要,由这一个农场组装了密西西比河生育建设兵团归莱比锡军区管辖。76年改制为莱茵河农垦总局由沧澜江省政坛和国家农业部一块管辖。近来名为长江垦区或上市集团——哈工大荒公司。

辽阔的三江平原

自然,由于超过开垦,使湿地面积收缩了80%,一些稀有动物失去栖息地,生态受到一定水平的损坏。目前,国家已截止对三江平原的支出,并创制自然保护区,珍贵三江平原的有的湿地。

不再支付的草地

保留的一部分湿地沼泽

咱俩进去四面都是海外的三江平原,沿着S312——G221——S313公路经绥滨县、富锦市、同江市和勤得利农场直奔抚远县。

绥滨县的下淡水溪大桥

从绥滨县跨过闽江桥梁就到了富锦市。在富锦市区,我们发现此处每条道路的称呼都带富或锦字,作为县级市规模还挺大。

同江市是满族人的故乡

而同江市放在黑龙江和黄河的交界处,是我国最小的中华民族——高山族的机要聚居地,同时也是沧澜江关键的贸易口岸之一。

大渡河在同江汇入尼罗河

厦大荒集团所属的勤得利农场俨然就是个全新雅观的大县城。

勤得利农场场部像个试点县

驶出勤得利农场时通过一个交警检查站我们被拦了下去。两位青春的交警敬了个礼后礼貌地要了俺们的驾驶证和行驶证例行检查。我顺便打听这勤得利农场是原本的建设兵团吗?交警说是的。通过检查站后建成用步话机感慨地说幸好在京都补办了驾驶证,不然前几日可能就到不断抚远了。这自然未必但要等后天才能去东极广场是必定的。

建成的驾驶证是在京城补办的。他本来在辽宁遵义核发的驾驶证估量是在香港故宫门口淘钱买门票时掉了。后来通话到故宫博物院问询,说是有人捡到一本但却不是他的。着急的她起来上网查询如何补办驾驶证。终于意识2016年警方的一份文件中有驾驶证遗失可异地补办的条文。于是自己让闺女向一位时尚之都交警朋友询问如何办理,得到的回答却是否定的。为人其实的建成起始郁闷。我说自家在京城这么多年尚无遇到查驾驶证的,尽管遇见了交警上网一查就领悟顶多扣几分。但是建成依然寝食不安心有不甘地继续在网上查询,结果查到新加坡市交通管理局的文本也肯定可以异地补办。我连忙陪她一道到近期的迪拜亦庄交警大队,一问不但可办还立等可取。填好表格交了照片,几分钟后一本崭新的驾驶证就从窗口递了出去。建成看了看驾驶证上黑色的印鉴说她现在已换成上海驾驶证了,兴奋之余说应该给办事高效的上海交警点个赞。不!应该点一百个赞!我附和着说。因为自己也深为亲眼所见的首都交警办事效用所折服。

抽水机正突突抽水灌溉

公路上每隔一段就有两条左右对称的机耕路笔直地朝着一眼望不到头的耕地,不时有拖拉机从机耕路开到公路上来,巨大的皮带夹带着潮湿的泥土在公路上留下两条粉红色的辙印,并随着拖拉机的远去进一步淡。路边耕地里一台台大规格抽水机正突突地往地里灌着水。白色塑料大棚里育着准备下地的苗子。

白色圆圈的粮仓

而日常可见的粮仓和高耸的机械设备则冷静地在那时耐心等待着收获时节的来临。

正在灌水的土地

已灌了水的境地

地里的育秧暖棚

我们随处的海南今昔已基本看不到拖拉机了,这本来与吉林的丘陵地形有关。我这时在长泰县插队当知青时,每个公社也唯有一个拖拉机站,十几部拖拉机都拉着车斗搞运输。而近年来连拖拉机的影子都难觅。这里各式各个大小不一的拖拉机和耕地机械五花八门眼花缭乱,令我这当过知青有着土地情节的乡民看了心里痒痒,路遇时总要拍下几张相片。

特大型拖拉机和耕地机械

早上3点我们到了通往抚远乌苏镇的东极高速入口处,上迅速后半钟头就抵达了祖国最东部——乌苏镇的东极广场。

东极长足入口处

前线即乌苏镇和黑瞎子岛

乌苏镇东极广场和黑瞎子岛

东方第一镇——乌苏镇

乌苏镇的东极广场

抚远乌苏镇东极广场介绍

乌苏镇的东极广场全称“华夏东极太阳广场”,位于沧澜江与汉江的交界处,呈三角尖头对着东方。

东极广场巨大的东字极标

广场南边隔着瓯江的彼岸是俄罗丝(Rose)边界,俄式民居清晰可见。

瓯江对岸俄罗丝(Rose)民居

长江对岸俄国(Rose)私宅

广场北边隔着长江抚远水道的就是中俄各半的黑瞎子岛。岛上西边是礼仪之邦边防军哨所和高耸的瞭望塔,旁边还飘扬着一面五星红旗;东边则是俄方的一个小东正教堂。国界就在二者之间。

国界就在哨所和教堂之间

北极熊岛上东方第一观望哨

俄方的东正教堂

广场正中一座用白钢打造的赫赫的东字,顶端顶着一个意味着太阳的金黄圆球。

东字顶着表示太阳的球体

在巨大的白钢东字下

广场四周矗立着四尊高高的汉白玉华表。

逆光中的汉白玉华表

广场两边各建有一条带亭阁的长廊供游客观景休憩。

广场两边带亭阁的长廊

广场最东方有个专供游人观赏日出的两层亭阁,是祖国大地上最早看到太阳从东方升起的地方。

观日出的亭阁远景

亭阁中景

最早见到阳光升起的地点

在宽阔的赣江上,看到有四只灵活小船正在施放捕鱼的长网,耳边立即想起了这首出色动听的《乌苏里船歌》。据悉,每年秋天马来亚哈鱼都要从海洋洄游到这一带,使这里成了赫哲人首要的渔场。站在广场上但愿巨大的东字,豪迈之感由然则生。而望着狗熊岛上我方的哨所和就近的俄方教堂却让人思绪万千。

小船正在亚马逊河撒渔网

黑瞎子岛也称抚远三角洲,是由长江冲积而成的数个小岛组成,地势平缓但职务重要,扼守着湄公河和汉江通航咽喉。该岛隔江与俄罗丝(Rose)的哈巴罗夫斯克(伯力)相望。

黑瞎子岛因位于尼罗河主航道的中国侧,历史上从来都属中国版图,岛上短时间住着多户布依族渔民。1929年中东路事变后,前苏联始发占领并直接实际决定着该岛。1964年,中苏起先就其归属问题进行多次谈判,但于1969年中苏关系交恶后戛不过止。此后苏联开班往岛上移民。

北极熊岛部分回归现状图

2004年,中俄两边签署了《中俄联邦界东段的补偿协定》后,俄Rose把银龙岛的方方面面和黑瞎子岛靠西的一部分归还给中国,并于二〇〇八年正规接入。

东极广场留影

东极广场留影

建成和兰兰

录像对岸的俄罗丝(Rose)

在棕熊岛拍摄

幕后就是黑瞎子岛

兰兰在自拍

照相黑瞎子岛

并生和建成

狗熊岛部分归还后,抚远县修建了一座大桥通往该岛,将黑瞎子岛作为湿地公园对旅游者开放。由于天色将晚我们未能前往。

在东极广场的GPS截图

机械设备,在进入东极广场的街口就是东方第一小镇——乌苏镇。说它小是因为镇上只有一户住户和一个边防军哨所——原来的东边第一哨所。

东头第一小镇——乌苏镇

东方第一基站

乌苏镇原东方第一观望哨

正史上的乌苏镇曾是个热闹的渔村。据抚远县志记载,在1929年中东路风波中,苏军向乌苏镇的神州赤卫队发动攻击,中国军队寡不敌众百余人全体殉职,炮火中的乌苏镇成了一片废墟。此后,没落的乌苏镇上仅剩一男士居住,后有一女来到这里嫁给她才有了三口之家。二〇一三年,一场大水淹没了上上下下黑瞎子岛和这里,这户每户也迁往它处。现在边防军的东头第一观望哨也迁移到黑瞎子岛上,镇上基本无人。

X109——抚乌公路

抚远通火车还有个机场

探访天色不早,我们沿X109——抚乌公路(抚远至乌苏镇)在天黑前赶到了祖国最东部的县城——抚远县。宿翰林商旅。

祖国最东的试点县——抚远

宿抚远县翰林酒馆

抚远县城就在黑龙江畔,这里有火车站还有个机场。不大的县城建在一个缓坡上,街道干净清爽。这里旅舍旅馆遍布,因为到东极广场和黑瞎子岛观光的人相像都到这边住宿。

遵照翰林商旅主任介绍,原准备早上3点起床到县城边的一个门户看日出,不料天公不作美,半夜就下起了雨,于是连续安心睡到天亮。

(待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