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已有一群纨绔子弟

和一个情人谈事,相约在了东郊回忆

机械厂 1

恋人打趣,一向不曾来过明尼阿波利斯的东门,更没有见过多年前的东郊,听名字就早已是野外了,惊闻东郊的的房价最高已经两万多,稍差于南门,昨天终得一见。

自我笑了笑,在自我小时候,二环真的就是野外,依稀记得大片大片的油白菜花,住内环的人去一趟春熙路,那都叫进城。

阅读的时候,就听过关于鹿特丹东穷西贵南富北乱的说法

明日的东郊,不再穷了

机械厂 2

围着东郊记念走了一圈,朋友感慨道:那遍地可知的老机械,红墙房,大字报和标语,无一不在突显那几个热火朝天的年份,东郊回忆打造出来的,就是展现父辈荣耀的一代氛围,回到了爹爹酒后标榜的义无返顾故事里

机械厂 3

自家很无感,东郊记念,却不是本人记得中的东郊,东西没变,厂房没变

魂,却没了

一度的东郊,厂房林立,有锦江电器厂、红光机械厂、国光机械厂、新兴仪器厂、刃具厂、机车车辆厂,东厂西厂,厂厂分不清楚,那是一个邮政信箱大行其道的年代

于是乎就有了69、35、82、106、107等等以信箱编号为名的厂区家属院

家人院里有亲属,也有一群近日被称作纨绔子弟的厂二代

机械厂 4

偷了邻座大姨挂在窗户上的香肠腊肉,在厂里墙根边生上一堆火,烤着就吃了,一嘴黑灰的返家,被老爷子拿着鞋底板一顿乱乎

多少个在下研讨着用木板削成夹子,伸进仓库门缝偷利口酒,偷汽水,然后被抓到在图书馆楼下站成一盘,撅着屁股轮流挨板子,哭的凄惨却偷着笑

蹲在子弟校的角落里学抽烟,被教授见到一顿乱劈柴,被揪着耳朵拉回家向堂上告状

为了几个子弹壳和军区大院的小子约架甩点,在厂区前面的菜地里打的你来我往,最终全都蹲在保卫科写检讨,然后父母边乎耳刮子边领回去,傍晚背后拿出战利品,喜悦的通宵睡不着觉

偷了家里28的恒久或者凤凰,一脚跨上去,后座还载着女校友,嘴里唱着歌,妄自尊大的散发出青春的气味

带着兄弟们凑的一百多块,就果断的下海,冲进社会打拼,心里想的要不衣锦还乡,要不就客死他乡

生在新社会,长在先进下,上天敢揽月,下海能捉鳖,便是厂二代的写照

爆冷想起韩寒导演的奋进,老套的穿南词戏情和笑梗,让青年人看了一脑壳懵逼,却能让曾经的那群厂二代又哭又笑不可能自已

机械厂 5

他们才是东郊的魂魄

天不怕地不怕的脾气,兜比脸都彻底背却挺得笔直,无论怎么时候都相信天塌不下去仍能哄你开玩笑,认定的作业就势要求做还敢拿命去拼

那便是厂二代,一群不会被生活折腰,不会向命运低头的人

而前天的东郊回忆里,没有那帮纨绔子弟在墙上的乌烟瘴气写画,没有弹弓打破的玻璃洞眼,没有大喇叭里校长的干着急,没有放肆过的年轻,没有戴着镜子的愤青

唯有很多管教育学青年在拍摄,拍这几个模仿出来的年代感,和路边的逼格小食堂,摆着诸多盆多肉

东郊回忆,缺乏的是东郊的魂魄

一群有着从容就义的子弟,具备的时代精神

今天的后进为了切实的后半生,把前半生全放在了翻阅,作业,考试,兴趣班,特长班上,把起跑线愣是延伸到了巅峰线,还快乐的把教学睡觉玩手机打游戏当成自己的年青

今日的子弟把全副生命的一半都进献给了切实,再也不会有力不从心兑现的卓绝,走上独木桥凶暴的相互比拼,却承受不住战败的打击

社会在创立强者,教育在培养精英,失败者没有人关心,更不会有人同情,现实是当今的战败者经常都很难东山再起了

他俩不够的就是与天斗其乐无穷的士气

而前些天的厂二代们,上山下海折腾了一生,年纪都大了,半数以上人过的并不光鲜亮丽,似乎彭于晏饰演的不胜爹爹

但是他们的腰杆,依久挺的很直

本人害怕自己在老年,看到自己的孩子畏惧败北,垂下本应高抬着的头

自身更恐怖见到自己孩子习惯成功,一遭败北便万念俱灰

之所以我会让他明白东郊,我记得中确确实实的东郊

刺探这群被称作纨绔子弟的厂二代

我会告诉她

可以酣畅的大哭,才能敞开地大笑

能经受最坏的,才能享受最好的

凡事打不死你的的败诉,都会让您更强大

机械厂,还会报告她

尚未放肆过的年华,不叫青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