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树斌案再审判决全文发表九方面肯定原审证据不足机械厂

                       【判决摘要】

一、聂树斌被抓走之时无另外凭据或线索指向其与康某1被害案存在关联

二、聂树斌被抓获之后前5天的审讯笔录缺失,严重影响在卷讯问笔录的完整性和真实

三、聂树斌有罪供述的实在存疑,且无法解除指供、诱供可能

四、原审卷宗内案发之后前50天内声明被害人遇害前后情状的证人证言缺失,严重影响在案证人证言的讲明力

五、聂树斌所在车间案发当月的考核表缺失,导致认定聂树斌有无作案时间失去重要原始书证

六、原审认定的聂树斌作案时间存在着重疑点,不可以认同

七、原审认定的作案工具存在根本疑点

八、原审认定康某1毙命时间和死亡原因的凭据不确实、不充分

九、原办案程序存在明显瑕疵,严重影响相关证据的阐明力

【编者按】

据新华社简报,2016年18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循环法庭对原审被告人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再审案公开裁判,宣布撤除原审裁定,改判聂树斌无罪。

以下为中华宣判文书网发布的《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再审刑事判决书》全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2016)最高法刑再3号

原公诉机关河南省唐山市人民检察院。

申诉人张焕枝,女,白族,1944年19月13日降生,农民,住陕西省唐山市鹿泉区×××村。系原审被告人聂树斌大姑。

申诉人聂学生,男,蒙古族,1945年10月1日降生,退休工人,住址同上。系原审被告人聂树斌三叔。

申诉人聂淑惠,女,保安族,1972年12月31日降生,讲师,住江西省张家口市桥西区××街××号。系原审被告人聂树斌胞姐。

诉讼代理人李树亭,新加坡市天钰衡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告人聂树斌,男,塔塔尔族,1974年五月6日降生,初粤语化,原吉林省鹿泉市冶金机械厂工人,捕前住陕西省获鹿县(现唐山市鹿泉区)×××村。1994年六月23日被传唤,一月24日被监视居住,五月1日被刑事拘留,七月9日被查扣。1995年8月27日被执行死刑。

安徽省唐山市人民检察院控诉被告人聂树斌犯故意杀人罪、强奸妇女罪一案,衡水市中级人民法院于1995年五月15日作出(1995)石刑初字第53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宣判后,被告人聂树斌、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康某2各自提议上诉。1995年四月25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1995)冀刑一终字第129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并基于最高人民法院授权高级人民法院核准部分死刑案件的规定,核准聂树斌死刑。

二零零五年12月,涉嫌犯故意杀人罪被吉林省公安机关网上追逃的王某1,被黑龙江省荥阳市公安机关抓获后自认系本案真凶。此事经媒体报道后,引发社会关心。二〇〇七年3月,申诉人张焕枝、聂学生、聂淑惠向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和四个部门指出申诉,请求发表聂树斌无罪。2014年1二月4日,按照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呈请,本院指令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复查此案。

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构成合议庭,对该案举行完美查处后觉得,原审裁定缺乏可以锁定聂树斌作案的客观证据,在被告人作案时间、作案工具、被害人死因等地点存在根本疑点,无法解除别人犯罪的可能,原审认定聂树斌犯故意杀人罪、强奸妇女罪的凭证不确实、不充足。指出本院启动审判监督程序重新审判,并请示本院审查。

本院对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复查意见进行了甄别,于2016年六月6日作出(2016)最高法刑申188号再审决定,提审本案。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五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有关适用的分解》第三百八十四条第三款之规定,按照第二审程序对此案展开了书面审理。审理期间,本院审查了本案原审卷宗、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和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复查卷宗;赴案发地核实了有关凭证,察看了案发现场、被害人上下班途径、原审被告人聂树斌被抓走地点及其所供偷衣地方,询问了一些原办案人手和相关知情人;就有关尸体照片及遗体检验报告等证据的稽核判断咨询了侦察技术专家,就关于程序问题征求了艺术学学者意见;多次约谈申诉人及其代表,听取意见,依法维持其诉讼权利;多次收听最高人民检察院理念。就顺手民事诉讼部分布告原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康某2,其近亲属告诉,康某2已谢世,并代表不再出席此案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张家口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确认:1994年3月5日17时许,被告人聂树斌骑单车尾随下班的保定市液压件厂女工康某1,至衡水市郊区孔寨村的石粉路中段,聂树斌故意用自行车将骑车前行的康某1别倒,拖至路东玉米地内,用拳头猛击康某1的头顶、面部,致康某1晕倒后将其强奸,尔后用随身辅导的花上衣猛勒康某1的脖子,致其窒息死亡。认定上述事实的依照是:石家庄市公安局郊区分局在侦破此案时,依据群众反映将聂树斌抓获后,聂树斌即交代了奸淫后勒死康某1的不轨经过,并指导公安人口指认了作案现场及埋藏被害人衣物的地方,与现场勘测一致;聂树斌对康某1生前照片及被害现场提取物举行了甄别,确认系被害人照片及所穿衣物;聂树斌所供被害妇人的体态、所穿衣裳与被害人之夫侯某某、证人余某某所证一致。据此,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人聂树斌拦截强奸妇女,杀人灭口,手段残忍,情节和后果均特别严重,其作为已组成强奸妇女罪、故意杀人罪。对于律师提议的控告聂树斌犯强奸妇女罪证据不足的争鸣意见,因有被告聂树斌多次供述,且与实地勘验吻合,供证一致,不予采信。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九条、第一百三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三十一条及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神速审判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犯罪分子的程序的主宰》之规定,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聂树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强奸妇女罪判处其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决定举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一审判决后,聂树斌上诉指出,其年龄小,没有前科劣迹、系初犯,认罪态度好,一审量刑太重,请求从轻处罚。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认定的真情、证据与一审判决一致。二审法院认为,一审认定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的实际、情节正确,证据充裕。聂树斌拦截强奸妇女,杀人灭口,情节和结局均特别严重。聂树斌所述认罪态度好属实,但其罪行深重,社会危害巨大,不可以去掉死刑。原裁定对聂树斌犯故意杀人罪的量刑及民事赔偿数目优良,对强奸妇女罪量刑重。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六条第(一)、(二)项之规定,判决维持对聂树斌犯故意杀人罪的判刑量刑,撤除对聂树斌犯强奸妇女罪的量刑,改判有期徒刑十五年,与故意杀人罪并罚,决定推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按照最高人民法院授权高级人民法院核准部分死刑案件的规定,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核实聂树斌死刑。

本院再审期间,申诉人张焕枝提议,聂树斌系被错抓、错判,是冤枉的,请求宣布聂树斌无罪。首要理由是:(1)1994年10月23日聂树斌被抓走之后前5天的口供缺失,怀疑因对聂树斌有利而被批捕活动销毁。(2)聂树斌供述勒死被害人的花上衣,是从废品堆、三轮车上拿的,但三轮车主根本就从未丢花上衣,作案工具不合乎。(3)聂树斌根本未曾作案时间。考勤表被通缉活动提取了,应该入卷,该考勤表能够注脚聂树斌1994年十月5日是否上班,没有考勤表就不可能确认聂树斌有作案时间。(4)王某1自认真凶,且供述出案发现场有串钥匙,本案是王某1所为。

诉讼代理人李树亭指出,原审认定聂树斌强奸妇女、故意杀人的实况不清、证据不足,应当依法发表聂树斌无罪。重要理由是:(1)公安机关在并未掌握聂树斌任何犯罪事实和犯罪线索的状态下,仅凭主观估计,就将骑一辆藏蓝色山地车的聂树斌锁定为犯罪嫌疑人,对聂树斌采纳的监视居住,实际上是非法拘禁。(2)无法解除侦查人员选择刑讯逼供、指供、诱供情势收集聂树斌有罪供述的可能。(3)聂树斌供述、证人证言和尸体检验报告均不能确定案发时间,被害人遇害时间不明,原审认定的聂树斌作案时间事实不清。(4)原审认定的作案工具事实不清,物证彩色照片上的背心上衣极大可能在原始案发现场并不存在,是侦查人员为验证聂树斌供述的作案工具而编造出来的物证。(5)现场查勘笔录无见证人出席,不切合法规规定;尸体检验报告结论不享有科学性,真实性、合法性存疑,原审认定被害人系窒息死亡的证据不确实、不充足。(6)聂树斌1994年十一月23日至8月27日的供述材料以及聂树斌的考核表缺失,原办案人士的讲演不成立,不免除公安机关隐匿了对聂树斌有利的凭证。(7)证人余某某后来表明,被害人遗体被发现后公安机关登时实行调查,并摇身一变了检察材料,但原审卷宗中余某某等人的多份初叶证言缺失,去向不明,这么些证言可能对聂树斌有利。(8)现有卷宗中存在签字造假等题材,不拔除伪造或变造案卷的或是。(9)被害人落在案发现场的一串钥匙是本案中有着唯一性和排他性的隐藏细节,聂树斌始终不曾供出,使其所供犯罪经过真实受到严重影响。(10)王某1外地归案后即积极坦白了合肥西郊大芦粟地强奸、杀人的犯罪事实,特别是供述出案发现场面留的一串钥匙,且其供述的作案时间、作案地方、作案过程以及抛埋衣物地点等都与此案情状适合,王某1的供述应视为本案出现了新证据,其违纪的可能远远不止聂树斌。李树亭还向本院提交了聂树斌的同学聂某某、仵某1、仵某2的证言,以验证聂树斌胆小、性格内向,思想相比保守,家庭经济现象较好,平时尚未偷窃、打架等不良行为。

最高人民检察院向本院提交的书面意见提议,原审裁定采信的凭据中,直接证据只有聂树斌的有罪供述,现场踏勘笔录、尸体检验报告、物证及证人证言等凭证均为直接证据,仅能表达被害人康某1闭眼的实况,单纯倚重间接证据不能证实康某1死去与聂树斌有关,而聂树斌有罪供述的实际、合法性存疑,不可能去掉别人犯罪可能。原审判决确认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依照现有证据无法肯定聂树斌实施了故意杀人、强奸妇女的作为,应当依法发表聂树斌无罪。首要理由是:(1)被害人死亡原因不持有明确,原审判决所采信的遗体检验报告注解力不足。(2)作案工具来源不清,原审判决确认花上衣系作案工具存在重大疑难。(3)聂树斌始终未供述出被害人指引钥匙的内容。(4)原审裁定所采信的指认笔录和甄别笔录存在重大瑕疵,不持有注明力。(5)证实聂树斌实施奸淫的证据严重不足。(6)聂树斌供述的诚实、合法性存在问题。应当依法改判聂树斌无罪。

经再审查明:1994年五月5日17时许,山东省保定市液压件厂女工康某1(被害人,殁年36岁)下班骑车离厂。九月10日早上,康某1爹爹康某2向公安机关报案称其外孙女失踪。同日深夜,康某2和康某1的同事余某某等人在保定市郊区孔寨村西玉米地边发现了被杂草掩埋的康某1西服裙和三角裤。四月11日上午,康某1尸体在孔寨村西大芦粟地里被发现。同日早晨,侦查活动对康某1尸体进行了查看。

上述事实,有实地提取的车子、凉鞋、短裙、三角裤和钥匙等物证,证人康某2和余某某等人作证康某1走失和意识康某1衣衫情状、证人侯某某评释上述现场领取物品系康某1生前所用之物的证言,以及遗体检验报告、现场勘测笔录和相片等凭证表达。本院予以肯定。

原审认定原审被告人聂树斌于1994年十二月5日17时许,骑单车尾随下班的康某1,将其别倒拖至玉蜀黍地内打昏后强奸,尔后用随身指导的花上衣猛勒其颈部,致其窒息死亡。本院认为,这一确认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予认可。具体裁判如下:

一、聂树斌被抓获之时无另外凭证或线索指向其与康某1被害案存在关联

原审认定,保定市公安局郊区分局在侦破此案时,按照群众反映将聂树斌抓获。诉讼代理人提议,公安机关没有精晓聂树斌任何犯罪事实和作案线索,仅凭主观估算锁定其为此案犯罪嫌疑人,并对其采纳强制措施;检察机关认为,聂树斌到案经过与原案缺乏直接关联,确定其为犯罪嫌疑人紧缺丰裕依照。对此题材,本院经审批,裁判如下:

1.原审卷宗内没有群众反映聂树斌涉嫌实施本案犯罪的凭据或线索。经查,离案发现场约2海里的秦皇岛市电化厂平房宿舍区有一个公共厕所,据公安机关出具的捕获评释记载,附近有群众反映,一名骑灰色山地车的男青年常在紧邻闲转,看到有人就进厕所;破案报告记载,群众反映在电化厂平房宿舍周围有一名男青年平常出现,有痞子、盗窃行为,康某1被害案专案组遂社团人员在此蹲守。1994年三月23日18时许,聂树斌骑一黄色山地车路过时,侦查人士认为其像群众反映的男青年而将其擒获。由此,聂树斌被抓获仅因其疑似群众反映的男青年,并非因群众反映其涉嫌实施本案犯罪。聂树斌被擒获此前,办案机关没有了然其举行本案犯罪的此外凭证或线索。

2.原审卷宗内无证据证实聂树斌系群众反映的男青年。经查,原审卷宗内仅有“群众反映”的公布,没有关于现实是哪位反映的证据,也没有集体公众对聂树斌辨认的凭证,更不曾群众反映的那多少个男青年与康某1被害案存在涉嫌的证据。

综上,对诉讼代理人提出的侦查机关破获聂树斌时并不控制其任何犯罪事实和犯罪线索的视角,对检察机关指出的规定聂树斌为犯罪嫌疑人紧缺丰裕依据的见识,本院予以采用。

二、聂树斌被破获之后前5天的审问笔录缺失,严重影响在卷讯问笔录的完整性和真实

从聂树斌1994年四月23日18时许被抓走,到八月28日卷内出现第一份有罪供述笔录,共有5天时间,原审卷宗内没有那5天的讯问笔录。申诉人及其代表对此提议许多质疑,认为缺失的笔录可能对聂树斌有利。检察机关也提议,从聂树斌到案至作出第一次有罪供述间隔5天时间,而卷内没有一份此间的审讯笔录,侦查活动尚未作出合通晓释。对此题材,本院经复核,裁判如下:

1.聂树斌被抓获之后前5天拘役活动曾对其讯问且有记录。一是聂树斌在卷供述注明有审案笔录。据二审期间的提讯笔录记载,审判人士二话没说问聂树斌,在其被破获之后的前5天,侦查人士是否对其讯问并作了笔录,聂树斌回答,侦查人士将其带至郊区分局的当晚就审问了,其交代了强奸妇女的事,并说“记着或者作了(笔录)”。二是原办案人士证实有审案笔录。本案复查和再审期间,经检察精晓原办案人士,三人表明那5天有审案并创设了记录。另外,据原办案机关干警撰写并登载在1994年12月26日《波兹南日报》上的《青纱帐迷案》一文反映,聂树斌被抓走并被关进派出所后的一个星期内,办案活动平昔在对其“突审”。

2.聂树斌在该5天内,既有有罪供述,也有无罪辩解。一是聂树斌在卷供述可以说明。在1994年十月28日的审问笔录中,办案人手在聂树斌供认有罪后问道:“为啥原来不讲实话?”聂树斌答:“我想隐瞒,抱着逃避打击的心思。”二月29日聂树斌在自书的《检查》中写到:“在审问时,我心头还隐着一些侥幸心理,想隐瞒过关。”在同龄1五月26日送达起诉书笔录中,送达人士问聂树斌哪一天交代的犯罪事实,聂树斌答:“一起先没交代,第二天傍晚交代的。”二是原办案人士可以证实。有办案人手称:“聂树斌头一天只认可了有的偷窥女子分其它流氓行为,到了第二天,起头陆陆续续交代了一些犯罪事实,到了27日就根本交代清楚了。”其它,据《青纱帐迷案》一文反映,聂树斌刚被破获时“只认同调戏过女生,拒不交代其他问题”,办案人员“巧妙运用攻心战术和证据,经过一个星期的突审”,聂树斌终于供述了强奸杀人的实情。

3.对原审卷宗内缺失该5天讯问笔录,原办案人士并未作出合精晓释。本案复查和再审期间,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和本院均就前5天讯问笔录全体缺失的来由,询问了公安机关原办案人手,他们作了多种分解:一是聂树斌的供述断断续续,笔录不完整;二是这一个记录可能入了副卷,但鉴于搬家或时间长,副卷找不到了;三是当下存在对完全的审讯笔录入卷移送,不完整的审问笔录不入卷移送的习惯做法等。

宏观收集、移送包括讯问笔录在内的案子证据,是1979年商法和1987年派出所印发的《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确定》的明确要求;公安部1991年印发的《公安工作档案管理办法》对副卷的情节也有明确规定,犯罪嫌疑人的供述笔录不属于入副卷的资料;原办案人手在接受本院询问时也象征,当时衡水市公安局郊区分局办理案件比较标准,即使前期嫌疑人不供述,也会把这几个资料入卷。由此,聂树斌被擒获之后前5天讯问笔录没有入卷,既与当下的法度及公安机关的相干规定不符,也与原办案机关顿时办案的动静不符。

综上,由于上述讯问笔录缺失,导致聂树斌讯问笔录的完整性、真实性受到严重影响。对申诉人及其代表指出聂树斌被破获之后前5天有审案笔录,且缺失的笔录可能对聂树斌有利的观点,对检察机关提议缺失这5天讯问笔录存在问题的理念,本院予以接纳。对申诉人及其代表提议逮捕机关故意销毁、隐匿讯问笔录、创造冤案的见识,因无证据证实,本院不予采取。

三、聂树斌有罪供述的实在存疑,且无法解除指供、诱供可能

原审卷宗呈现,自1994年2月28日面世第一份供述至1995年10月27日被实施死刑,聂树斌共有13份供述,其中有审案笔录11份(侦查阶段8份,审查起诉、一审、二审阶段各1份),自书《检查》1份,一审当庭供述笔录1份。申诉人及其代表指出,那多少个供述不可以排除系刑讯逼供、指供、诱供形成,合法性和实在存在疑问。检察机关提议,聂树斌的有罪供述说法不一、前后冲突,供述偷拿花上衣的内容因证人证言而变更,侦查活动讯问过程由此可见有着指供倾向,聂树斌供述的真正、合法性存在疑问。对此问题,本院经审核,裁判如下:

1.聂树斌对第一事实的供述前后争辩、反复不定。关于作案时间,先后有被车间首席执行官葛某某批评后的第二天、当天、记不清和一月5日等说法;关于偷花上衣的切实地点,先后有三轮车上、破烂堆上等说法;关于脱去被害人下身内衣的时间,先后有将三角裤脱下后实施奸淫再捡起下身内衣带走、将平底裤脱到膝盖上面即执行强奸再将内裤脱下带走等说法;关于被害人的车子,先后有二六型、二四型等说法。此外,关于作案动机、被害人年龄和所穿高腰裙特征等真相和内容,聂树斌的供述也前后不同。在卷供述中,聂树斌一方面始终认罪,另一方面又供不了然作案的中坚事实,特别是对第一事实的供述前后冲突、反复不定,不合常理。

2.供证一致的实际、可靠性存疑。聂树斌供述的违纪地方、藏衣地点、尸体上的白背心、颈部的花上衣及受害人凉鞋、自行车的地方等,虽然与现场勘测笔录、尸体检验报告等情节基本一致,但出于以上实际都是先证后供,且现场勘查没有邀请见证人参加,指认、辨认工作不规范,注明力显著不足,致使该案供证一致的实际、可靠性存在疑问。

3.不可能解除指供、诱供可能。对围捕活动是否留存刑讯逼供、指供、诱供等地下取证行为,经核查原审检察人士和审判人士讯问聂树斌的资料、一审开庭笔录、原审辩护人的关于证言以及原办案人士的分解,没有发觉原办案人手在打造那些记录时进行刑讯逼供的凭证。可是,聂树斌曾经供述自己本来想不说,后在缉拿人员“劝说和帮忙下说清整个过程”;聂树斌供述偷花上衣的地址存在随证而变的图景;一些记下展现讯问内容针对明确;出席现场勘查的围捕人员曾称被安排到讯问场面与聂树斌核对案发现场情状等,故不可以祛除存在指供、诱供的恐怕。

综上,对申诉人及其代表提出聂树斌有罪供述的真人真事、合法性存疑,不能够排除指供、诱供可能的视角,对检察机关指出的侦探机关讯问过程由此可见有着指供倾向的见识,本院予以接纳。对申诉人及其代表提议侦查机关留存刑讯逼供的看法,因无证据评释,本院不予采用。

四、原审卷宗内案发之后前50天内表明被害人遇害前后情状的知情者证言缺失,严重影响在案证人证言的表明力

原审卷宗呈现,康某1老公侯某某、同事余某某在康某1走失前曾与其会合,康某1下落不明后还涉足寻找,余某某和康某2起首发现了康某1的行头。不过,从1994年五月11日意识康某1尸体到同年二月首聂树斌认罪,即从案发到破案,其间50天内办案机关采访的这个重要证人的证言,无一入卷,全体不够。卷内突显,直到1994年十月1日才面世侯某某的第一次证言,8月11日和11月21日才第一次出现康某1同事王某2、余某某的证言。这个本应是破案关键线索的见证证言,却出现在聂树斌认罪并破案之后。申诉人及其代表提议,办案机关隐匿了那多少个对聂树斌可能有利于的凭证。对此题材,本院经核查,裁判如下:

1.多名证人表达案发之后50天内,办案人士对其展开过摸底并打造了记录。证人余某某证实,找到康某1的尸体后,办案活动及时进驻康某1所在工厂,周全开展调查工作;1994年8月21日事先,办案人士曾多次找其取证,并作了记录。证人侯某某证实,在1994年1月1日在此以前,办案人员不止两遍找过他,每一次都有询问笔录,且明确说办案人员首先次对其打听是在其租住地孔寨村,而非第一次询问笔录彰显的留营派出所。

2.多名原办案人手表明案发之后即作了了然知情者笔录。在本案复查和再审期间,十多名原办案人士收受问询时证实,发现康某1尸体后立时分成多少个工作小组,同时开展调研摸排,有的小组专门进驻死者单位。摸排范围包括受害人单位员工、现场附近几个村庄农民以及周围数公里范围内的外来民工等连锁人士。当时对康某1亲友和同事都举办了调研询问,询问内容包括死者什么时候上下班、什么日期失踪、最终会师的是哪位等等。多名原办案人手表达,对康某1亲友及同事这么些首要证人的打听,肯定制作了记录。此外,相关报道反映,案发之后办案活动即举行了大气检察摸排工作。据《青纱帐迷案》一文记述,保定市公安局郊区分局1994年五月11日即建立专案组,快速举行侦破工作,办案人士“奔波于工厂、农村、居民区和田间地头认真调研走访,先后调研访问群众上千人次,经过一个多月的不方便细致工作,终于取得了有价值的头脑”。

3.原办案人士对案发之后前50天内相关证人证言缺失原因尚未作出客观说明。本案复查和再审期间,就原审卷宗内怎么没有这50天的知情者证言,询问了多名原办案人士,他们作出了三种解释:一种说法是立刻摸排大多用笔记本记录,破案需要的材料才会整理,不需要就不收拾,没有入卷可能是以此缘故导致的;另一种说法是及时的围捕习惯是暗访卷宗不装订,先送给预审科去挑,没有用的预审科就剔出去,这多少个证人证言可能被预审科当作没有用的去除了,入了副卷,副卷后来搬家时丢失。这么些解释对此一般的摸排对象是合乎情理的,可是对于精晓与该案有平素关联的证人,显明不适合规律,也不适合当下的拘役标准和常见做法。首先,侯某某、余某某是该案根本证人,对其询问应该按照当时的国际法和警察局1987年《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规范制作笔录入卷,并随案移送。其次,侯某某、余某某等人在案发之后前50天所作的证言,是发端证言,是确定被害人遇害时间和被告有无作案时间的重要按照,是侦破此案的要害线索。固然当时有将材料送预审科挑选的做法,对于这个首要的知情人证言也不应当剔除。

综上,案发之后前50天内多名重要证人证言全体缺失不合常理,且紧要证人侯某某后来对与康某1尾声碰面时间的证言作出重大改观,直接影响对康某1死亡时间和聂树斌作案时间等骨干事实的确认,导致在案证人证言的忠实和注明力受到严重影响。原办案人士对有关证人证言缺失的来头尚未作出客观表明,故对申诉人及其代表指出的这多少个缺失证据对聂树斌可能便宜的理念,本院予以接纳。

五、聂树斌所在车间案发当月的考核表缺失,导致认定聂树斌有无作案时间失去首要原始书证

该案复查和再审期间,申诉人及其代表指出,聂树斌所在车间有一份考勤表,该考勤表可以表明聂树斌1994年六月5日是不是上班,没有考勤表就不可以确认聂树斌有作案时间,认为这张对聂树斌有利的考核表被拘捕活动有意隐匿。对此题材,本院经核对,裁判如下:

1.有凭证证实考勤表确实存在且已被公安机关调取。本案复查期间,证人葛某某表达,聂树斌出事后,办案机关找他问了聂树斌的上班情况,并拿走了这份考勤表,他早已让办案人士用后归还,但办案机关没有退还。本案再审期间,原办案人士也认可,当年曾对葛某某调查访问,见到并应当提取了考勤表。

2.考勤表对验证聂树斌有无作案时间具有重大讲明价值。葛某某表达,考勤表记载了聂树斌所在车间员工的天天出勤情形,他当时作证时是“照着考勤表说的”聂树斌出勤境况。当时办案人士还曾问他考勤表上的“”和“×”是何等意思,他表达说“”表示出勤,“×”表示一直不上班。因而,考勤表是注解聂树斌1994年九月上班意况和有无作案时间的显要原始书证。

3.原办案人士对考核表未入卷没有作出合理表明。对于考勤表的下滑,原办案人手都说记不清了,但以为有二种可能:一种可能是当下声明作案时间的资料要求有公章,聂树斌单位出示了盖有公章的上班表明,该评释比考勤表更关键,所以考勤表没有入卷;另一种可能是在预审阶段被剔除出来入了副卷,后来副卷丢失了。经复核,这多少个解释不属于合理表明。考勤表是固有证据,更能合理、真实彰显聂树斌的上班情状,而单位出示的上班表明是传播证据。即便在单位出示盖有公章的上班申明后,也应当将考核表一并入卷,以便核对传来证据和原始证据是否同样。考勤表是表达聂树斌有无作案时间的最紧要原始书证,依照派出所1987年《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确定》,应当认真登记、妥为保管,考勤表不入卷不切合有关规定。

综上,考勤表的缺少,导致认定聂树斌有无作案时间失去原始书证匡助。对申诉人及其代表指出的考核表系对聂树斌可能便宜的凭据,本院予以接纳。对申诉人及其代表指出的原办案机关故意隐藏考勤表的见识,因无证据证实,本院不予接纳。

六、原审认定的聂树斌作案时间存在根本疑难,不能够认可

原审认定,聂树斌于1994年六月5日将康某1强奸、杀害。申诉人提议,聂树斌根本未曾作案时间;诉讼代理人指出,原审认定的作案时间事实不清。检察机关提议,聂树斌并不曾供述出违法的具体日子,而其对作案时间的供述在葛某某对其举行批评后第二天和受到批评的当天里边没完没了变动,前后存在多次往往。对此问题,本院经查核,裁判如下:

1.聂树斌的供述不可以证实系1994年二月5日作案。聂树斌在卷的13次有罪供述中,共有9次供及作案时间。在暗访阶段,聂树斌对违法日期的6次供述反复不定,且一直未曾供述具体的不轨日期。在1994年10月28日的首次讯问笔录中,称是在一月底上班被葛某某批评后的前几天违纪;在六月29日书写的《检查》中,称系在被葛某某批评的当天犯罪;在8月1日供述中,又称是被批评的明日违纪;自八月17日起头,再度改称系被葛某某批评的当日违法。自审查起诉阶段起,聂树斌的3次供述均彰着称是五月5日作案。聂树斌到案初期,无法供出作案具体日子,数月之后反而可以精晓、稳定供述,聂树斌为啥能从记念不清到记念清晰,卷内没有任何解释或表达,故聂树斌关于四月5日违纪的供述不足采信。

2.聂树斌被葛某某批评的日期不可能确定是1994年5月5日。聂树斌供述的犯案日期是被葛某某批评的当日或次日,查清聂树斌被批评的有血有肉日子至关紧要。聂树斌在侦查阶段往往供称,即便记不清3月尾上班的切切实实日子,但确定十月尾歇了两天没去上班,第三天去上班被葛某某批评,是在被批评的当天或次日作案;葛某某表达,1994年十一月3日聂树斌是上班的,4日从未有过上班,记不清是5日或者6日聂树斌来上班时被其批评,聂树斌一气之下离开单位;办案活动调取的上班讲明证实,三月4日至11日聂树斌未到厂上班,印证了聂树斌1十月3日是上班的。因而,聂树斌所供的歇了两天没上班应当是8月4日、5日,而第三天到单位被葛某某批评则应该是四月6日。倘若聂树斌是被批评的当天违纪,应当是五月6日;假如是被批评的今天犯罪,应当是1九月7日。原审认定聂树斌一月5日作案,与在案证据存在根本冲突。

3.证人侯某某后来的证言对与受害人最终会面时间作出紧要变动。原审卷宗内侯某某的两份证言均称,其妻康某1于1994年六月5日清晨1点差5分离家上班,后未再会合。而在该案复查和再审期间,侯某某多次称,当年她的证言中关于与其妻最终会见的时刻一定不对,他十月5日深夜11时许还与其妻见了最后一面。经查,侯某某在原审卷宗内的两份证言分别形成于1994年十二月1日、六月27日,第一份证言询问人不明,第二份证言系在预审阶段作出,以前的证言全部缺失,严重影响这两份证言的阐明力。现其证言又发出重大变动,导致原审认定的聂树斌作案时间发生至关紧要疑点。

综上,原审认定聂树斌于1994年一月5日作案的证据不确实、不充裕。对申诉人及其代表质疑原审认定的聂树斌作案时间的见地,对检察机关提议的聂树斌关于作案时间的供述前后存在多次频繁,真实性、合法性存在疑问的意见,本院予以选取。对申诉人及其代表提议逮捕活动有意隐匿考勤表的观点,因无证据评释,本院不予接纳。

七、原审认定的作案工具存在紧要疑难

实地踏勘笔录记载,在康某1尸体颈部缠绕一件短袖花上衣,原审将其肯定为聂树斌故意杀人的作案工具。申诉人及其代表指出,上述事实无法肯定,该花上衣根本不设有;检察机关指出,花上衣来源不清,现场提取的花上衣与让聂树斌辨认、随案移送的花上衣是否一律存疑,聂树斌供述偷花上衣的意念不合常理,原审判决确认花上衣系作案工具存在重大疑点。对此问题,本院经审查,裁判如下:

1.聂树斌供述偷取一件破旧短小的女式花上衣自穿不合常理。依据聂树斌供述及相关知情人证言,聂家当时经济条件较好,聂树斌骑的是价值四百余元的山地车,月工资有几百元,并不缺吃少穿,羽绒服就有多件。平常除了上班有些吊儿郎当外,无此外凭证表明聂树斌往日有过盗窃等劣迹,也无其他证据声明其对女性服装感兴趣,而涉案上衣是一件长仅61.5分米且破口缝补的女式花上衣,显明不符合聂树斌穿着,故聂树斌所供偷拿该花上衣自穿,不合常理。

2.花上身的来源不清。据聂树斌供述,该花上衣是其从张家口市郊区张营村一收废品处偷取。经查,收废品人梁某的证言与聂树斌供述显明不合,聂树斌所供偷取花上衣的有血有肉地点前后争论,该花上衣究竟来源于何处,紧缺证据表明。一是花上衣是否系梁某所丢,没有到手梁某证言的阐明。卷内仅有聂树斌供述其从张营村一收废品处偷拿了一件花上衣,但梁某称其捡废品、拾破烂多年,捡回来的东西平素不数,丢没丢也说不清楚。因而,梁某对是否有过、丢过该件花上衣无法确定。二是聂树斌所供偷取花上衣的有血有肉地点前后不同,有多种说法,不可能确定,甚至在转移了原先所供的偷衣地方并作出解释之后,再一次供述又冒出反复,不合常理。三是聂树斌所供偷衣地方与梁某证言存在争论。梁某证实其捡来的衣物均位居道边晾晒,而聂树斌多次供称是从三轮车上偷取的衣着,并在绘制的方向图上标明了“偷拿服装处的三轮车”,二者分明不合。四是聂树斌供述存在随梁某证言改变供述内容的景观。梁某八月29日作出捡来的服装均在道边晾晒的证言之后,聂树斌十二月1日供述的偷衣地点即从三轮车上改为垃圾上。

3.对花上衣的甄别笔录缺少注解力。原审卷宗中用来辨认的花上衣照片,与实地照片显示的遗骸颈部的衣裳存在显然区别,原办案人士其后分解称,从尸体颈部提取的花上衣因面临小满及遗体腐液侵蚀,为方便辨认,对花上衣举办了清洗。但在卷内对此并未记载和认证,以致用于辨认的花上衣与尸体颈部的服饰是否同样存在问题。而且,据辨认笔录记载,让聂树斌对花上衣举行鉴别时,用作铺垫的3件褂子,有2件系长袖,与识别对象差别显然,另1件虽系短袖但新旧情况不明,且辨认物均无照片附卷。辨认有失规范,辨认笔录缺少阐明力。

综上,对申诉人及其代表、检察机关提出的花上衣来源不清,将其肯定为作案工具存在着重疑点的眼光,本院予以接纳。但经审批现场勘察笔录及相片、尸体检验报告等在案证据,可以认定被害人遗体颈部缠绕一件短袖花上衣,故诉讼代理人指出的原有现场并不设有花上衣、该作案工具是侦查人员编造出来的物证的看法,与在案证据明确不符,本院不予接纳。

八、原审认定康某1逝世时间和逝世原因的凭据不确实、不充裕

原审认定康某1于1994年12月5日17时许在下班途中被聂树斌强奸后勒颈致死。申诉人及其代表指出,康某1遇害时间不明,原审认定康某1系窒息死亡的证据不确实、不丰裕;检察机关指出,康某1死因不富有无可争执,原审裁定所采信的尸体检验报告申明力不足。对此问题,本院经核对,裁判如下:

1.尸体查看报告对康某1逝世时间没有作出臆度。本案因案发时尸体低度腐败,法医在尸体检验时不曾领到、检验康某1的胃内容物以确定死亡时间。现场勘测时,尸体及周围布满蛆虫,但法医未依据尸体蛆虫意况对死亡时间作出揣度。

2.在案证言不可以证实康某1过世时间。证人余某某、王某2等人的证言仅能印证1994年1五月5日早上康某1仍在厂正常出勤,下班后离厂,之后再未会师,但并不可以就此认定康某1于1二月5日收工后即遇害身亡,不可能将康某1的失踪时间肯定为已故时间。

3.尸体检验报告关于康某1已故原因的见识不有所无可争持。尸体检验报告记载“康某1适合窒息死亡”,同时记载这只是“分析意见”,不是规定的鉴定结论。对此,当年查看尸体的法医在本院再审期间解释称,检验时尸体已经中度腐败,失去了好多检察标准,不可以作出强烈的鉴定结论,只好作出倾向性分析意见。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五回咨询法教育学专家,专家对康某1闭眼原因均未作出明确结论,只是觉得死于机械性窒息的可能性较大依然是无法免去机械性窒息死亡。

综上,对申诉人及其代表提出的原审认定康某1回老家时间和原因的凭据不够确实、丰裕的看法,对检察机关指出的康某1已故原因不负有强烈、尸体检验报告注脚力不足的眼光,本院予以采取。

九、原办案程序存在显明缺欠,严重影响相关证据的讲明力

申诉人及其代表指出,聂树斌被破获后,被犯罪使用强制措施,所谓的监视居住实际上是非法拘禁;现场勘验违反法例规定;卷宗中存在签字造假等题材,不消除伪造或变造案卷的或许。检察机关指出,原审判决所采信的指认、辨认笔录存在重大瑕疵,不持有讲明力。对此题材,本院经审查,裁判如下:

1.对聂树斌监视居住违反规定。办案机关在一向不控制聂树斌任何犯罪线索的情况下就将其擒获,对其使用监视居住格局,且监视居住期间平昔将其羁押于派出所内,违反了1979年民事诉讼法及警方1987年《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确定》的有关规定。

2.实地查勘无见证人违反规定。本案现场踏勘没有邀请见证人插手,且勘查笔录除记录人外,其他在座勘验、检查人员本人均未签约,违反了1979年国际法、1979年《公安部刑事案件现场勘查规则》及派出所1987年《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的关于规定。

3.识别、指认不标准。原审卷宗突显,办案活动协会聂树斌对现场领取的花上衣、自行车和康某1相片举办了辨识,对强奸杀人现场、藏匿康某1行头现场开展了指认,并创制了5份笔录,但拥有辨认、指认均无照片附卷;对现场领取的裤裙、底裤和凉鞋,未协会混杂辨认,只是在审讯过程中向聂树斌出示;对花上衣、自行车即使公司了交集辨认,但陪衬物与识别对象差距显然;对康某1照片的良莠不齐辨认,卷内既未见康某1相片,也未见两张陪衬照片。上述问题,致使辨认、指认笔录讲明力分明不足。

综上,对申诉人及其代表指出的聂树斌归案后被违法使用强制措施、现场踏勘违反法律规定的意见,对检察机关指出的指认、辨认笔录不持有申明力的观点,本院予以接纳。经鉴定,原审卷宗内的送达起诉书笔录、一审宣判笔录及多份送达回证上聂树斌的签名虽系办案人员代签,但指印均为聂树斌本人所留,故对诉讼代理人提议的追捕活动伪造或变造卷宗的见地,本院不予选取。

本院认为,原审认定原审被告人聂树斌犯故意杀人罪、强奸妇女罪的第一依照是聂树斌的有罪供述,以及聂树斌的有罪供述与在案其他左证表达一致。但纵观全案,本案缺少可以锁定聂树斌作案的合理性证据,聂树斌作案时间不可能认同,作案工具花上衣的来源于无法认可,被害人死亡时间和去世原因无法确认;聂树斌被抓获之后前5天讯问笔录缺失,案发之后前50天内多名重点证人询问笔录缺失,首要原始书证考勤表缺失;聂树斌有罪供述的诚实、合法性存疑,有罪供述与在卷其他证据供证一致的忠实、可靠性存疑,本案是否另有客人犯罪嫌疑;原判据以定案的凭证没有变异总体锁链,没有直达证据确实、充足的合法注脚标准,也没有达到基本事实清楚、基本证据确凿的判刑要求。原审认定聂树斌犯故意杀人罪、强奸妇女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依据197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的连锁规定,无法肯定聂树斌有罪。对申诉人及其代表、最高人民检察院提议的应该改判聂树斌无罪的看法,本院予以采纳。对申诉人及其代表指出的王某1系本案真凶的眼光,因王某1案不属于本案审理范围,本院不予拔取。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际法》第二百四十五条第一款、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三)项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分解》第三百八十四条第三款、第三百八十九条第二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裁撤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1995)冀刑一终字第129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和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1995)石刑初字第53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

二、原审被告人聂树斌无罪。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胡云腾

审 判 员夏道虎

审 判 员虞政平

审 判 员管应时

审 判 员罗智勇

二一六年五月三十日

法官助理赵春晓

法官助理刘志

书 记 员杨艳明

书 记 员纪微微

聂树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