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鸡饲料的鬼

偷鸡饲料的鬼/霍真布鲁兹老爷

1、

A市养鸡场鸡饲料连日被盗,鸡场保安王铁柱被叫到了场长办公室。

吴场长直接指着他鼻子骂:“王铁柱,你他妈白长那么大块头了。老子养你有什么用?连个小偷都防不住。这些月再暴发三遍饲料被偷的事,赶紧给我滚。”

王铁柱长得跟个熊一样,拳头比脑袋还大,走起路来地动山摇,过去在红星机械厂上班,是个八级钳工,指头粗的钢筋一拗就拗成个圈。这时候她胆子大,人送外号王大胆,厂里人都惹不起她,就是见了机械厂的厂长,他也是大摇大摆得走上去,大手一伸,厂长照样得给她递烟。这吴场长却长得又瘦又小,花白头发,没有二两马力,不过王铁柱被熊得屁都不敢放一个。

咦,人在屋檐下,哪敢不屈服,红星机械厂改制往后,他和爱人都下了岗,老婆没找到工作,全家就指着他当保安这份钱,他可不敢跟老吴炸刺。这好歹是份平静收入,他师傅李建国,手艺比她强多了,两伤口都没个靠谱工作,饥一顿饱一顿的,人看着都颓了,瞅着都抑郁。

王铁柱让爱人骑单车把被子抱到单位,不吸引窃贼,他就不回家睡觉。

2、

王铁柱打这天起就没日没黑地乱窜,眼睛瞪得比她中午拎着的手电筒还大。

说起来也好奇,存鸡饲料的地儿,说是仓库,其实是个土坯的棚子。丢饲料的事宜有说话了,王铁柱不是尚未留意到,他每一日下班的时候都跟库管李大锤过过数,回回都游人如织。过段日子,准丢两袋儿,掐着日子正好半个月。隔半个月,再丢两袋,不多不少。

真他妈见鬼了。王铁柱拎初始电筒,在黑黢黢的后院想。

以此思想,忽然让她一身的毛都炸起来了。不会真他妈是有鬼吗?

怕什么来什么。咚,咚,咚。仓库这边忽然传来声音,竟是从地底下传来的。王铁柱吓得一颤抖,手电筒扔在了地上,魂儿都吓没了,他的腿肚子吓得都转筋了。

她即便叫王大胆儿,可这是跟人来,跟鬼来,他可没这兴致。

咚咚,声音固执地响着。

王铁柱感觉衬衣都湿透了,他摸索着找到手电筒。一摁电门,想照过去看千古究竟爆发了怎么样。何人知道,手电筒这时候不争气地灭了。他努力拍开端电筒,可依旧弄不亮。王铁柱的思维咯噔一下,有鬼。

咣当。一声响声,依旧仓库这里。

王铁柱吓得赶紧趴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他看见一个若明若暗的黑影从非法钻出来,摇摇晃晃地像是从地上长出来的一样。

鬼,这他妈真的是鬼,王铁柱感到自己要喊出来了,可嗓子里干干的,根本就发不出来声音,这让她更觉得奇怪。

一会儿,又一个黑影从地下钻出来。那下没错了,肯定是了,俩鬼,鬼是组团儿来的。

机械厂,多个鬼晃晃悠悠地往仓库走过去,妈的,他们的对象是堆栈。

一个鬼背着一袋饲料从仓库出来,一个鬼逐步地钻进地底下,另一个鬼把饲料往地下一扔,饲料竟也无故消失了,又一扔,另一袋饲料也一去不返了。妈的,两袋饲料。

王铁柱快哭出来了,太欺负人了。这年头连鬼都欺负人,他原先在机械厂上班,一个月薪457块8毛,他老伴开392块7毛,现在下岗了,好不容易找个保障的生活,只开332块3毛,还有个丫头在上学,全家就指着他一个人。

还让不让人活了。他妈的,你这鬼有本事你去偷机械厂厂长家里啊,人家把工厂卖了,吃香的喝辣的,家里要吗有甚,有本事你偷电冰柜去。你他妈的一向就不敢,你个臭鬼,你他妈就敢跟自家较劲。

王铁柱想着,差点冲过去,不过他仍旧不敢。

她想事情的素养,另一个鬼逐步地也钻回地底下。咚咚咚,咣当。后院恢复生机了宁静。

王铁柱一下子蹦起来,像兔子一样窜回去保卫室,用被子蒙住了头。

3、

其次天,王铁柱找了几人联手去仓库看,果然,仓库里,少了两袋饲料。

在库房外面草丛里,王铁柱发现了一个井盖,旁边的草被压过了。

王铁柱一下子清楚了,他渴望抽自己多少个嘴巴子。狗屁鬼,明明就是俩小偷。他贼头贼脑找人把井盖焊死,让你他妈再偷。

王铁柱逢人就说饲料那是鬼偷的,俩鬼,让投机吓跑了,未来再也不会丢饲料了。人人听了他的故事,都引起大拇指说,不愧是王大胆。

场长有点将信将疑,不过没说吗,就说下个月要再丢饲料,必须滚蛋,说吗都不佳使。

王铁柱胸脯拍得山响,保证不会丢了。

4、

饲料真的没有再丢过,场长五回性奖励了王铁柱50块钱。

王铁柱一喜上眉梢买了瓶苦味酒,一包花生米。拎着去看自己的师傅李建国。李建国说是他师傅,其实就比他大七八岁,人憨厚老实,待人实诚,教她手艺的时候,手把手教一点儿不藏私,王铁柱顶喜欢他。

近年来虽说工厂没了,情分还在。这段时日忙,他有生活没看师傅了。师傅过去每年是厂里模范,下岗之后混得比他还惨,心里也不平静。

快到师父家的时候,王铁柱差点掉下水道里摔死,原来不了解是什么人把井盖卸了。他妈的,现在的人素质真低,哪啥地方都是偷井盖儿的,王铁柱想起来就来气。

李建国没在家,师娘也没在家,真奇怪,这两口子能有什么正经事。

王铁柱打量着师傅的家,发现比此前少了不少事物。家里什么也远非了,床也没了,桌子也没了,墙上只有多少个鲜红的奖状,这是师傅过去在工厂里得的。他领略师傅日子紧,没悟出紧到这么些份上。

没床怎么睡啊,他看向放床的地方,这里简单的搭了个铺,王铁柱随手一摸,一下把特其拉酒和花生米扔在地上。

铺底下,是一叠叠编织袋,赫然印着,新希望饲料厂。

5、

王铁柱沿着马路跌跌撞撞地走回到,往家里走去,一路上,他听见了拥有的店家都在对着他耳朵放这首歌:“心若在,梦就在,天地之间还有真爱。看成败,人生豪迈,只但是是从头再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