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年前冯国璋去世

作者:萨沙

本著作为萨沙原创,谢绝任何媒体转载

【萨沙讲史堂第四百九十期】(历史体系第197讲)

冯国璋和冯巩到底怎么关系,是外祖父和重儿子的涉及。冯国璋是位极人臣的大军阀,冯巩确实一个社会底层说相声的?为何会有那般大的差异?听萨沙说一说吧。

有点了解一些民国历史的,都听过冯国璋的大名。

冯国璋是民国初期最著名的军阀头子,和段祺瑞同属北洋三杰之一。

冯国璋的终生可谓位极人臣,常年一人之下万人以上,只坚守袁世凯的负责人。

袁世凯死后,冯国璋更是威风八面,曾经担任过民国的管辖,也曾统帅数十万雄师。冯国璋称第二,怕是没人敢说自己是第一。

冯国璋如故一个可怜聪明狡诈的军阀。他当然是袁世凯的爱将,见袁世凯称帝众叛亲离,也快捷反袁以自保,最大程度敬爱了温馨的功利。

有意思的是,冯国璋如故一个很喜欢敛财的军阀。

他辞世的时候,留下的遗产惊人,现款、田地、股票之内高达300万光洋,还有大量房产。比如冯国璋故居,有厅堂屋阁四百余间,耗白银六十万两。

诙谐的是,这样一个大军阀,他的重儿子冯巩却说起了相声。

此地也从没伤害的意趣,冯巩先生看了别生气。

在旧社会,说相声的地位极低,和走江湖卖假药的、搞杂耍卖艺的几近,属于下九流。因为社会身份太低,一般正经人都不会去做这行,宁可去做工。所以,从事相声行业的多是有的不务正业的人竟是是到城池讨生活的浪人、农村的浪人之内。

用郭德纲的一句名言就是:说相声的没多少个是老实人!

伯公和重外孙子的地位反差如此之大,怎么回事呢?

这也不难领会,家庭破败了嘛。

冯巩出生在1957年,所谓富然则三代,此时的冯家早就不复当年。

冯国璋早在1919年就死了,开头她的孩子还算争气。冯巩的二伯冯家遇,是冯国璋六个外儿子中的老三,毕业于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柏林(Berlin)农高校。回国从此,他仗着冯国璋的势力,在伊斯兰堡创建了多家银行、纱厂、油漆厂、发电厂等等,生意做得很大。

冯国璋死后,失去后台的冯家遇就走了下坡路,到抗战此前产业就倒闭了大多。

冯家遇有6个外外甥,老三就是冯巩的阿爸冯海岗,法国首都辅仁高校教育系毕业。他的老伴是大学校友刘益素,也是一个豪门淑女。

冯海岗不是商人,也尚未什么样太多遗产能够连续。

建国后,冯巩家就仅剩在巴拿马城民主道58号的一套老宅了。

冯国璋一生多次镇压革命:反辛未革命、反二次革命、反护法运动等等,是正式的反革命。

于是,冯家当然被扣上了反动军阀家庭的帽子。

文革起首后,冯巩大爷冯海岗因而倒了霉,在房管局的公职被开掉,还押送回原籍浙江改建。冯巩家也被赶出老宅,改住到大昌兴胡同的一个大杂院里。

冯巩的新家是一间仅有12平方米、连窗户玻璃都未曾的小破屋。

不过,在这里冯巩一家人却拿到了稳定。这里30多户都是靠卖苦力赚钱的平底老百姓,倒是没有怎么政治意识。他们只从人的三六九等来接人待物,觉得冯巩一家不是坏人。那里没有批斗、也从没政治歧视,冯巩记念当年认为心思很温柔。

往日,冯巩出门有时候还被其它小朋友扔石头,在这边却有很好的同伙。

在这些大院中,冯巩度过了上下一心穷困的刻钟候。

冯巩生活之费劲,这是她伯公冯国璋相对出人意料的。

冯巩三叔工资停发了,每月还要家里寄去20元维持基本生存。

冯巩一家住在这多少个小破屋中,每月还要给15元房租。

登时除外最小的冯巩以外,六个二哥四姐都在内蒙古和吉林插入,生活拮据。冯巩的四嫂冯幸耘在安徽,她后来想起:山西粮食产量低,基本是到处调运过来的。当时标准很差,吃不饱。由于尺度简陋,吃的包子蒸不熟,吃起来还黏牙,青稞面吃了又消化不了,加上劳动强度大,就得了胃病。

为了扶贫这3个子女,冯巩岳母每个月要寄给孩子们有的钱。

其它,冯巩家还有一个脑瘫在床的七叔,也要花钱。

而全家有多少收益呢?只有每月80元。这是就是原吉达市女二中助教,冯巩阿姨的工钱。

冯巩一家记忆:自打记事起,大家吃的就是粗茶淡饭,穿的都是补丁衣裳。

为了省钱,冯巩去菜市场捡过菜棒子,也去工厂的土堆上捡过煤渣。

穷归穷,苦归苦,冯巩家仍旧相比较乐天的。

机械厂,冯巩的慈母是个高大的农妇,像钢铁一般坚强。在这种不方便的场地下,身为数学老师的小姨依旧积极工作、积极生活,年年被评选为非凡助教。

用冯巩的话说:“就因岳母工作上相当能干,冯家才避免了全家被放流农村的摇摇欲坠。
否则,我也就不容许走上文艺那条路了。”

这儿的冯巩家已经是塞尔维亚Bell格莱德最底部的公民,儿孙也只能自求多福、各显其才了。

冯家祖祖辈辈没有人搞过文艺,冯巩却颇有些天赋。

说话的冯巩喜欢经济学,学习了京胡(在新兴的腊八节晚会上也上演过)、板胡等乐器,还光荣地看成“可以感化好的儿女”被准许批准进入了所在高校的“毛泽东思想宣传队”。

70年间两回高校文艺活动上,冯巩很偶尔的效仿了马季、唐杰忠的相声《友谊颂》,讲的特别好。马季听说有个学生说的比他还好,一时起来亲自来看了冯巩的演出。看完后,马季认为冯巩非凡有说相声的原生态,将她收为徒弟,还愿意调到自己的单位。

遗憾的是,冯巩过不了政审这一关,调动的政工不了了之。

马季的点拨加上冯巩的原始,冯巩的相声说的进一步好,逐渐有了名气。

温州军区文工团、工程兵文工团都慕名来招人,这也深入打动了冯巩。在这时候,军官是青春最好的工作,哪个小伙子不愿意参军。

只是,冯国璋重外孙子的身价,让冯巩的军官美梦一遍次消亡了。

卡托维兹纺织技校毕业后,冯巩只可以被分配到纺织机械厂做钳工,这是重体力活,完全不吻合他的性情。

做事了一段时间后,杜阿拉军区某基建工程兵宣传队又找到冯巩,说“只要你们乐于,什么都可以解决,一到军队就让你们穿上军装。”

这儿的冯巩两次向工厂负责人申请,但后者坚决不放人。冯巩此时倒是表现了外公的一些规范,他为所欲为的去了军旅。

在当时,任何人无故旷工就会被裁掉。这年头又从未独资企业,连摆摊都不行,怕是要饿死。

本次冒险的结果,让冯巩差点夭折。

就算军事领导用了最大力量,冯巩在军事也表现优秀,但始终过不了政审。其实想想也是,那些年代的甲寅革命宣传队中,什么地方容得下一个大军阀的后裔。

在队伍容貌当了2年有实无名的黑兵,最终冯巩又被迫再次来到原单位。

在工厂大门口,冯巩看到一张大字报贴在墙上:冯巩目无社团纪律,擅离职守,旷工达一年多,经啄磨决定授予自动离职处理。鉴于冯巩已一年多未出席组织活动,作活动离团论处……

这在当天断然是蓝天霹雳,换成一般人想必就要投河上吊了,但冯巩坚持住了,随后又遇见了妃子。

纺织局制线厂的文书收留了他,让他能有个地点吃饭。

1980年冯巩正式调入了中国铁路文工团,那时的冯巩23岁。

冯巩自1986年率先次登上春晚舞台,随后接连30年到位了春晚。

这是个耸人听闻的记录,恐怕再没有第二个人赶得上!

冯巩给观众们带来了几十年的欢愉和笑声,比她外公冯国璋带兵杀人要好的太多了。

比方看到重儿子的佳绩表现,冯国璋老知识分子在天之灵也应该会微笑了。

【萨沙讲史堂第四百九十期】(历史序列第197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