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药亦是毒

文 | 一鸣

林峰正面临一个困难的抉择,他保持着一个诡异的架势,双手捏着挂耳咖啡包的一角,不亮堂该不该撕开。他想到已经连续三天没有革新作品,于是他坚称把咖啡包用力一撕,嘶的一声仿佛从自己身上扯下一层皮。滚烫的白开水很快浇出一杯褐红色的咖啡,香气弥漫了上上下下厨房。他端起杯子,里面倒映着一双不安的眼眸,似乎有咋样可怕的东西藏在杯子里。林峰犹豫了会儿,依然把杯子举到唇边,苦涩带香的液体从口腔逐渐滑下去。

乘胜咖啡的菲菲升腾至鼻腔,这一个连续几天尚未动静的脑部终于伸起懒腰,逐步移动开来。林峰认为天空中厚重的云层一下子变薄,丝丝缕缕阳光从云层中透射下来。原来如同毒药一般的咖啡瞬间变为了圣水,他贪恋地将整杯褐黑的汁液咽下去。

“干涸的沙漠开出了雅观的花朵,这是灵感的清泉缓缓流过……”林峰一边哼着小诗,一边快步走到电脑前先导接起断了三天的著述。

林峰从小就喜欢舞文弄墨,他认为温馨的人生归宿是当一个文豪。目前她陆续写过几部中篇小说,创作的心满意足进一步浓,他计划在三十五岁从前写一部几十万字的长篇小说。他一边上班一边创作,过了多少个月他发现比照这样的编写状态,在四十岁在此以前她都尚未办法写完这部随笔。于是他把心一横,干脆全职写作。

林峰本以为全职写作之后,他就能很快写作,几十万字的作品在多少个月之内就足以写出来。这一个月的时刻就当给协调放一个长假好了。他一心没有想到,全职写作并没有晋级写作效率。工作的时候他一个礼拜写五千字,全职写作他依然一个星期写五千字,有时候仍然还欠缺那一个数字。他天天都请求老天爷给他赏点灵感,而他总感觉到老天对她发泄鄙夷的神采:“别闹,灵感按周分配!”

全职写作在此之前,林峰就投入了多少个写作群,每每看见人家在群里炫耀日更万字,林峰总会满心羡慕。他寻思着是不是哪个环节做得语无伦次,我们都是笔者,凭什么别人轻轻松松就日更过万,自己辛劳累苦就写几百字。听别人说,一个好用的键盘能够进步写作效率,于是她百折不挠买了几百块钱的游戏键盘。感觉温馨的电脑桌用得不爽快,他又换桌子。有时候觉得房间光线不足,让她深感压抑,他又花大半天时间,把台式电脑搬到另一个强光充分的房间。这样折腾一番过后,初期好像都能看出一些功用,但迅速就打回原形。

林峰的爱人雪儿笑他:“你就是不肯认同自己不是这块料子。写得这般痛苦还不如不写,重新找工作落实度日算了。”

林峰以能人的态度嘲讽雪儿的无知:“我自然是这块料子,我写第一篇小说只花了两天一夜,写了最少两万六千字。你去问问有些许人得以做得到?你精通那种流畅而满足的感觉多么神奇,比干这事还舒服!”

雪儿又是白了她了一眼,懒得跟他争,翻过身睡觉去了。林峰翻来覆去睡不着,情感如潮。他现年才三十岁,正值壮年,不过她的灵感状态却呈现未老先衰的征象。难道年纪大了,灵感这东西会“不举”?独对漫漫长夜,他对着虚空倾诉着难言之隐:“我才刚刚起先兼职写作,老天爷你要不要如此玩我?我还打算每年写出一部几十万字的长篇小说,我还要登上文坛高峰。我的脍炙人口没有引起什么人吗,你干啊要自我出师不利?”

灵感这东西摆明了要跟林峰对着干,他越来越心急灵感越是不来,像是下定狠心要急死林峰。林峰常以为自己成了一个老人,面前有一个青春的丫头嬉笑奔跑:“快来追自己呀,追上了新任你处置!”他两眼发光向前奔去,但是才跑几步就累得气喘吁吁。年轻的闺女不停在前方挑逗,可她就是快不起来。他犀利扇了友好一手掌:“哼,没用的老东西!”

27111葡京的网址,她到处去找治疗灵感的良方,偷偷摸摸地,好像自己确实得了什么不可告人的暗病。他防着雪儿,怕他又来损自己:“明明不是这块料,干呢瞎折腾!”他在小说群问了成百上千作者,得到了许多偏方,试下来发现都不曾怎么用。

群里有人笑她,哪用如此复杂,一杯黑咖啡下肚就来灵感了。林峰心里痒痒的,加了特外人深深互换。聊了一会儿才知道对方就是个咖啡卖家,当然吹嘘咖啡无所不可能。不过林峰经不住对方的舌灿莲花,仍旧不由自主买了一部分赶回试试。

初次喝黑咖啡,林峰感觉自己在喝中药,然则苦涩当中有阵子喜闻乐见的香气扑鼻。喝过咖啡下片刻,他备感头部里有文字飘过。“妈的,老子的灵感终于‘勃起’了!”林峰大喜过望,神速记录脑袋里冒出来的词句。

那一天她好不容易尝试到久违的日更万字的感觉到。他写了百分之百一天,写得腰酸背痛,像是一口气跑了十公里。

躺在床上,林峰意犹未尽,向雪儿大赞咖啡的神奇之处。雪儿对这事不感兴趣,却是眼神暧昧地问他:“要不要来一遍?”

林峰连连摆手:“不要,我前些天已经来过一次了。”

雪儿大怒:“天杀的臭男人竟然背着老娘在外边鬼混?还敢光明正大说出来!”

林峰翻了一记白眼:“哪有,我只是在家里写了一天!我的意趣是,我跟文字做爱。这是神比喻,你懂不懂?”

“去你妈的神比喻,你假诺敢背着老娘鬼混,我就把你这东西儿咔嚓掉!”雪儿骂了一句,转过身子再不理林峰。

林峰心里欣欣然着,对雪儿的反射毫不在意。他还沉浸在通顺写作的快感中,想当初他就是对这种感觉着迷,这么多年来直接放不下写作。他似乎映入眼帘自己走到了编写的春日,他追上了前方这如花似玉的青春姑娘,画面春光无限。

林峰躺下很久都并未睡着,看看时间已通过了半夜两点。他领会这是咖啡的劲儿还并未过,他性障碍了。他还认为自己肚子隐隐作痛。他的胃一贯不佳,大概白天的咖啡伤了她的胃。他叹了一口气,心想上天是持平的,凡事得付出代价。

复苏将来林峰头晕晕的,坐在电脑前边,脑袋又是一团面糊,精神世界里又是阴云密布。他又冲了一杯咖啡,喝过之后脑袋终于能动了,不过动静远远不如前一天。一天下来,林峰勉强写了三千字。他隐约感到到,咖啡那东西就是把灵感逼出来,假使我的灵感本来就早已拖欠了,再怎么激发也不曾用。

在林峰的多番尝试以下,他发现实际就如他当年考虑的那么。咖啡也不是每一天凑效,可是完全上他的情形创作比原先提高了。他了解这也只是用常规换回来的,因为每每喝咖啡,他的肢体也未尝从前好了,不时人格障碍,发烧。

雪儿劝林峰不要再喝咖啡,这玩意儿就是毒药。林峰没有反驳,然则一天写不出去,他就一天离不开咖啡。他对雪儿说,灵感缺失就是一种病,咖啡就是她长久服药的药,是药三分毒,他认了。他还算相比较幸运,换了人家还必然找到这么的好药。

林峰跟雪儿结婚一年了,婚后的光阴平淡如水。他们联合出去吃饭逛街的次数少了不少,林峰通常要赶稿,后来雪儿习惯跟自己闺蜜出去玩。五人都有和好的领域,相互却并未一块兴趣。

自林峰兼职写作之后,雪儿热衷于各类电商平台的直播,她插手了各样购物群。最近半年来家里六头两天就来快递,都是雪儿买来的。也不是什么样贵重的东西,看起来就是部分“9块9包邮”的处理品,既不实用,也占地点。有些买回来的服装也丢失雪儿会穿,或者只穿一一遍就丢到闲置衣橱里,每隔一段时间雪儿就把这一个事物打包寄给还在读初中的小表嫂。

林峰为这个问题跟雪儿吵过三遍,雪儿双手叉腰气势汹汹:“那么些东西是老娘自己花钱买的,我上班那么麻烦,慰劳自己刹那间异常啊?倒是你,整天在家里无所事事,也不挣多少个钱,你倒好意思说我来了?”吵了两次,雪儿都逮住林峰的瑕疵猛攻,林峰心里没有底气,也吵得抑郁,后来也无意再说那个问题。

如今雪儿举动很是,平日半夜三更不睡,在书斋开着电脑,有时候还会听到他突然暴发傻笑的响动。这一天,林峰又被雪儿的笑声惊醒。身旁没人,书房的灯又亮着,他终究耐不住心中的迷离,偷偷走到书房门外。雪儿正神速打字,笑得一脸灿烂。

“莫非雪儿背着自己偷人?”

如此的想法在林峰脑袋中闪过,他沉不住气,推开房门沉声问:“这么晚不睡,你在忙着怎么?跟小白脸聊天吗?”

林峰突然闯进来吓了雪儿一跳,他显著看见妻子一脸惊慌的神情。林峰急了,两步向前挤到电脑屏幕前边,只看见打开着电商平台的购物页面。

“半夜不睡就是为着看这一个事物?”林峰疑惑地望着雪儿。

雪儿白了她一眼:“你成天光顾着写,不问世事,当然不明了明日是个至关首要的小日子。”雪儿指着屏幕角落里的日子:“前些天可是双十一,电商购物狂欢节,商家趁机搞特价优惠,几个人就等着这一天大血拼。你倒好,竟然以为我背着您搞外遇,我还不曾问你一天到晚呆在家里有没有跟哪个狐狸精搞网恋呢!”雪儿撇撇嘴巴,指着屏幕中的购物车:“亏自己还帮你买了特价咖啡!”

林峰傻眼了,说尽了各个好话才把雪儿的心理安抚下来。他脱离了房间,到厨房冲了一杯咖啡,到平台平复思绪。某个时候她霍然发现,不知怎么时候起先喝咖啡已经成了习惯。即便不写作,他也要天天喝点咖啡。好像这醇厚的菲菲可以驱去心中的寂寞。他想,他大约对咖啡上瘾了,这是心瘾。他又忆起雪儿这半年时间里的不胜,每一回看见他拆快递兴致勃勃的典范,这种由心而发的欣赏,像极了自己日更万字的满意。

这儿,楼下隐隐传来打麻将的鸣响。林峰想起雪儿的大姑就很喜爱于打麻将,多年来狂热不减。兴致昂然起来可以在麻将台前边坐上一整天,废寝忘食。她牌技不好,输多赢少,每一趟输了都会闷闷不乐,可是别人一叫她去,她又会两眼发光。

以往林峰只认为二姑玩物丧志,花钱买罪受,现在她却有了不一致的视角。在二姑眼里,林峰也是这样的一个人吗。有时候四姨打电话给他会特别叮嘱她少喝咖啡多休息,他老是口头承诺,过后忘事,咖啡提神熬夜写文是根本的业务。

林峰又喝下一口咖啡,心中默叹:“咖啡之于自己,购物之于雪儿,麻将之于阿姨,本质上都未曾区别,是药亦是毒。”


关于转载问题:请联系自身的商贩
南部有路
常青随笔《晴时有风》已经上市,请我们多多帮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